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1一千一万个它

1一千一万个它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人的地方,就分里外!

        我,叫吴夜,今天,第一天上班,作为一个外来户,新人,我就被考验了,我分配的岗位,就是去南楼值夜。

        这个医学院,北楼的岗,最轻闲,阅览室,图书馆,资料室,电脑室,都在北楼上。

        而南楼的岗,虽然也是坐岗,可这里很阴,因为实验室,标本陈列馆,解剖室,材质储存室,精密仪器等等,都在这里边。

        这里的门岗,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手电,一个对讲,仅此而已。

        凡是有感觉的人,进了这个玻璃门,都多少有点感觉,甚至有点害怕!

        因为这里太阴了,大白天都点着一盏灯,更不用说这夜里了!

        我拿着手电照了照,走廊上,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人气,几盏顶灯,不明不白的,像是有气无力的人,没精打采的,凑付的亮着有限的距离……

        我抬下手,看看腕表,十点多了……

        这时,门外台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哒哒哒”的,鞋子撞击石阶的声响,在这夜静更深里,传的格外的清晰,炸耳朵眼儿……

        一个女生,出现在门口,她还要往里走……

        我一下伸手拦住她,“这里不能进了,明天白天再来吧……”

        那个女生一脸的焦急,“……我的手链好像丢了……我进去找找……很快的……麻烦你了……哥?!”

        她的声音很好听,配上她精致的脸颊,白皙的肤色,真的很勾人!

        可我是为了她好,因为这里边阴气太重了,我拿起手机,“……这样吧,你加我一下,等我替你找找看,好吧?!”

        看她犹豫着,我又加上一句,“这里都是监控,放心吧……十点以后,学生禁止一个人入内,这是规定,我也是职责所在,请配合一下,好吧!”

        女生晃了晃她的手机,“我加你了,你一定要帮我,哥!”

        我比了个“欧凯”手势,“木问题了,为美女服务,我的荣幸,呵呵!”

        中控室,一整墙的电子屏,监控,我们的带班陈队,指着屏幕,“调一下南楼机位,看看新来的那个!”

        中控台的女保安,滑了几下鼠标,一下拉近了镜头……

        陈队看的一愣,“他干嘛啊?打上拳了?”

        “呵呵,这是练的太极还是什么掌啊?!”

        “嗯,不太是,像是一个种合体拳术……”

        “有点军体拳的意思……”

        中控值夜的几个人,都有从军的历史,一眼就看出事来了!

        陈队点指画面,“我看见他口在动,他说的啥?能调调音量吗?”

        “这已经是最大了!”

        “他自言自语,自己打拳,是不是有毛病了?”

        陈队站起来,“我过去看看,那个岗很邪乎,别弄出事来了!”

        因为,在这个安保圈里,南楼的岗,都是轮流坐,而且,做过岗的,都做过稀奇古怪的梦!

        陈队开着电瓶车,和一个巡逻的队员,刚到了南楼底下,他就张口喊上了,“吴夜,你没事吧?”

        我停下手,一探头,“我没事啊,你们有事啊?”

        陈队顺着坡道走上来,“我透过探头看见你在跟谁说话,怎么没人了?”

        “嗯,我刚刚在唱歌,活动了一下手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夜长了,好难熬的。”

        陈队点点头,“我替你会儿,你先去吃饭……出了南门,沿着路,走到底,有家卖饭的,他家饭食不错,我们差不多都吃过。”

        我摸摸肚子,“呵呵,正好我也饿了,那我就去了,这里,麻烦你了,陈队!”

        我骑上小电动,一路下坡,到了那家店,挺大的牌子,挂着“自助”,“食堂”,还算清晰,别的字,不是残了,就是缺角少楞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我摸摸下巴,“呵呵,深夜食堂,有点意思……”

        我进了屋,里头空无一人,却灯火通明!

        各种青菜,小炒,米饭,卷子,馒头,挺全乎的,都通着热水管子保着温,不锈钢的餐盒,保温箱,很干净,很齐整……

        我捧着餐盘,弄了个青椒炒鸡蛋,又夹了些芹菜炒豆腐,铲了一方米饭,舀了一勺子南瓜粥,拉了一把椅子,就吃开了……

        我吃着过了油的豆腐条,“啧啧,这干辣椒呛锅的,就是香啊!”

        突然,一阵红蓝的光柱,打了过来……

        我一抬头,一辆警车,停了下来……

        一个警官,迈步进来,“两份打包,一份在这吃!”

        屋里的人,听见喊,“扑棱”一下从矮凳子上坐起来……

        把我吓了一跳,“我艹,老板,你挺会藏啊!一动不动的!”

        老板也不说话,麻利的盛饭盒,装餐,完了事,又蹲下没影了!

        那个警官,端着盘子,走到我跟前,“你是学校新来的,头一天夜班啊?!”

        我点点头,“嗯,没你忙,你们出警最累了……”

        “呵呵,我不累,我就是一个守夜的……”

        “呵呵,我也是,我也是个守夜的。”

        “我是局子看门的,你是学校看门的,我们除了衣服不同,干的活,也差不多!”

        “那啊,差的多了,你在编,扛衔的,我是临时工……”

        “呵呵,你可以考公务员啊……”

        “嗯,那还是算了,我一考试准糊了!”

        我们两个年纪相仿,几句话就聊熟了,互相留了电话,加了微信。

        我正好有二十现金,投币付了款——这家店不错,不找零,跟坐公交似的。

        我急忙忙的往回走,怕领导说我吃饭磨叽半天,第一天上班,怎么也得像回事,太拖拉了,让人嫌!

        我点下车子,一抬头,“我艹!这么多的鬼东西!!”

        陈队,他看来看不见,这一大片的阴物,足有上千只,正在门口晒着月光,吸收着月华!

        这些死老鼠,小白鼠,没有一只是好死的,全是实验室的产物!

        它们有的浑身长满瘤子,有的开膛破肚,有的缝着乱七八糟的的线疤子,有的剥开了皮……各种各样惨样,也就是我胆子大,一般人,怎么也得吓吐了!

        陈队缩缩着,抱着膀子,“我怎么觉得这么冷啊!你不冷啊,吴夜?”

        我心说,“守着这么一大摊阴物,你不冷谁冷啊?!”

        我走上去,“我教你一手,这样……这样……你打一遍就暖和了!”

        “左手接右手,合掌,搓热,旋转,推出……”

        “这是古太极的一种,左为阴,右为阳,合为电闪,推出为雷手……”

        陈队按照我的姿势打了一趟,一个推手打出……

        再看,那一地的小白鼠,被雷手波冲击一震,吓的一下跑进南楼里,直接没了影!

        陈队舒坦了,“哎呀,还真管事,这拳法,神了!”

        我笑笑,心说,“废话!这古太极,左为阴手,也叫鬼手,一个快,一个阴,打人,中者,内伤,重病!打鬼,吸其阴气魂力!打牌逢赌,触牌变牌,看透底牌!偷包盗墓,鬼手一出,没有不得!哼哼,你啊,沾大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