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10邪气

10邪气

        入夜,车子也改装好了,我莫名的觉得还是缺点什么,带着俩不入流的鬼帮手,第一次跟鬼武者掐架,心里没大有底啊!

        临走,我又带了把我用的***,射弹珠的,我给改成打豆豆的,赤豆加上兵咒符,可打鬼驱邪!

        这皮卡加了瓷板钢板,车身太沉了,发动机有点带不动了,速度提不起来,四十的速,也真是醉了!

        好在小鼎山不远,跑了小一个小时,到了底下。

        我指指东边的山头,“老白,你上去,支上枪,给我们提供火力支援,千万压住对面的鬼战士,最好别让他抬头!”

        老白比了个“欧凯”,“放心吧,我就一扣到底,全火覆盖了他那面地处!”

        我点点头,开上车,开始顺着盘山路,上山……

        老干巴按我说的,透过车窗缝隙,伸出枪头……

        夜深人静,只有发动机的轰鸣……

        准时十二点,那座碉堡又现形了……

        “咔咔”的,皮靴跺响,战鬼也开始上岗了……

        我加到最大油门,“嗡”的,开始直冲……

        “哒哒哒哒哒”,机枪开火……

        “我艹!楼上还有别的鬼!!”

        “当当当”,子弹击铁的声音,车身的陶瓷板,第一波就被干碎了!

        老干巴“啊啊”的喊着,无脑的打着枪……

        老白的机枪,也响了,只是效果一般,因为碉堡是石头砌的,非常的坚硬抗造,还有顶上的射击孔,都是倒八字型的,外小里大,子弹想要打进去有点太难了!

        而我的车,在路上,曲里拐弯的挪着,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

        我终于知道,攻坚,没有重火力辅助,太难打了!

        这么一个炮楼,卡着点,掐着线,只要子弹足够,几个人,高打低,守上十天半个月的,跟玩似的!

        我在车上,跟坐船似的,忽悠忽悠的,颠的厉害,前脸,右侧,直接被枪子儿,倾泻,砸成了蜂窝了!

        车胎也给干的爆了,冒了烟!

        我推门跳下,“快,下来,车走不了了!”

        我跟老干巴挡在车身后边,继续放枪……

        我这一把,大意了,以为里头就是一个鬼!

        照现在看来,炮楼里,应该是一队鬼子兵!

        我烦的,骂着,“你们的帝国都降了多少年了,你们都死的不能再死了,还他妈的表忠心死守着该死的命令,真是疯了!!”

        这时,老白也一下的过来,他的机枪,支在车盖上,开始发威了……

        “……枪管过热,变开色了,停火,躲避!”

        随着我的话,老白俩,贴着车轱辘,蹲下身……

        对面,也停下了响……

        一时间,空气好静……

        突然,一阵鬼哭狼嚎,像是炮楼里,出事了……

        随着“哗啦啦”,一声震响,炮楼泛起一阵绿火,竟然从上到下塌了一小半边……

        一个鬼,举着一把日本战,顺着残破的楼梯,一步步,走下来……

        那把战刀上,滴答滴答的,绿血……

        老白指着,“看,他们这是内斗都动了刀了!”

        我看见了,顺着楼梯,躺了一溜的鬼子……

        老干巴来劲了,“就他一个了,我们上去弄他!”

        老白也举着喷子,“用这个轰了他,还是跟他拼刀?”

        我没做声,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俩的战斗力有多少。

        老干巴,挺着枪,先冲上去了,“举手投降,小鬼子!”

        那个鬼,一声狞笑,一个起跳,就劈出一刀!

        “哒哒哒”,“啊”,老干巴,仅来得及,叫了一下,就被鬼刀一下给劈成上下两截!

        那个鬼肩上挨了一枪,可速度依旧飞快,第二刀,一下搅出……

        “亢”,老白的喷子也响了……

        老白也被刀给当胸豁开搅散了架,骨棒飞了一地。

        那个战鬼,也给嘣出老远,胸口裂开了个透气的大洞!

        我一下跳上车头,“妈的,你这厉鬼,好大的邪气,看来,还得我灭你!!”

        我手指一弹,一颗带符的赤豆,就嘣过去……

        这种豆兵,遇风则长,见邪就打!

        一道赤影长起,一股劲风,就冲了过去……

        “咔嚓”,一个冲击,就碎了战鬼一臂!

        豆兵只有一击,瞬间缩小落地。

        接着,我的第二,第三,两颗豆兵,继续……

        “咔嚓咔嚓”,又是两下,折了鬼的双腿!

        而那个战鬼,竟然剩下单单一臂,还举着战刀,朝我嘶吼,叫嚣,“八嘎,八嘎……”

        我一个跳步飞窜,高高跃起,手中多了一柄银刀,一个劈砍……

        一刀斩断他的胳膊,接着刀一横,就把他的头,给抹了脖……

        瞬间,战鬼人头落地的刹那,整个变成了飞灰……

        还有那炮楼也瞬间倾塌,消散……

        老白,老干巴的肢体也同时星星点点,消失不见……

        整个世界,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而我只是走过一个梦境。

        “当啷”,地上的战刀,提醒了我,“……原来是这把刀做祟!”

        我拿起这把日本战,“这就是把邪气妖刀,吃透了魂血的怨灵凶器!”

        我托在手里,“你这刀,要么杀人,要么弑主,世上留你不得!”

        战刀一阵“铮铮”作响,又像颤抖,似乎不甘。

        我想了想,掏出一块红包,打了一个结,扎住刀身,又画了一道符,打在刀上,暂时把它封印。

        我看看四周,一个炮楼的底座,埋没在荒草里,一颗高大的龙槐,竟然枯死了,足见这邪气,有太冲!

        “嗯,这里,得弄个镇魂石,压住这股邪乎气才是!”

        泰山石,石碑,牌坊,宝塔,这些第一是好看美观,第二起镇压的作用,村口,路口,陵园,景区,河边,江岸都少不了这种摆设,上面有龙纹神兽,还有文字,有的还会填上金色红色,都有其作用。

        我叫了拖车,拉走那破皮卡,算是完了活。

        我在微信上,联系那个林场的雇主,给说了,“你在那个基座上按个石碑,再把那颗枯树换了,就好了,龙槐抱石,完全镇的住场子……”

        对面不解,“问题是这突然出了事,以前几十年咋没事啊?”

        “我给看了,那树死了,原来的镇石头裂开了,再加上,镇压他的邪气聚集,就破发了……反正再有事,你找我,我包到底!”

        “好吧好吧,那我一早给你打钱,报销你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