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12阴兵阵

12阴兵阵

        我开着大越野,并没有先去出事地,因为我是一个人,来到这里,这在以前这片属于关外,像我这种过路的,怎么也得有本地人领着,或者是拜拜地主,才好办事,所以我要先去拜山,找俩帮忙的,向导啥的,才是!

        我的目的地,大青山,那里有个北兵集团的坦克厂家,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

        我的车,径直开上一处荒场,确切的说,应该叫做试验场,靶场!

        我刹住车,这里到处都是散件,还是被各种火力作过的各种车体,残骸……

        我点上一支烟,竖着,放在一块石头上……

        这些废弃的装备,埋尸于这黄沙戈壁,倒伏于这荒草砾石间之中……

        我只有一支烟,为敬!

        我坐在车盖上,听着风声呼啸,看着蓝天云起,我要等到天黑……

        星月亮起,夜色已深,我顿足掐诀,咒语声声……

        “我,吴夜,在此有请,魂起!”

        “轰”,沙海石砾,一阵翻腾,尘烟四起,犹如沸水翻滚……

        各种各样机车,零件,在天地间,夜色中,冒着绿幽幽的光,升腾,沉浮,煞是奇诡骇人!

        一阵狂风,一声轰鸣,一头巨兽冲撞了过来……

        “我艹,这么雕!特59,战坦!!”

        是的,确确实实,一辆钢铁战车,一路碾压,横冲,霸气纵横,仿佛尘沉睡的凶兽,已然觉醒!

        炮管子,一下子跟我头顶着头,我一伸手指,点住炮口,“停!”

        那战车之魂,随着我的说话,一下消失不见,只是手中多了一块铁片。

        刚刚那些车鬼机魂,也一下悄然无踪,整个荒场又是一片寂然无声,仿佛一切都未发生,刚刚只是一个幻境!

        我收了那片坦克本体,车魂也已落入囊中!

        我拉开车门,开了导航,定位,“来吧,试车,开动!”

        随着我的话音,一阵绿光闪烁,战车之魂,开始与这台越野,开始融合……

        “哈哈,真棒!这才是男人的最爱!!”

        每一个男人都有一个机车梦,我也一样!

        男儿当挎吴钩,战车纵横,金戈铁马,乘长风,破万里!

        前方,出现玛尼堆,祈福石……

        而我的车,也停了下来,这种镇魂石堆,就像是塔,带有祈福驱邪的功用,还有标识路牌的意思。

        我把住方向,继续前行……

        不足几公里,前面竟然有车横在路上,拦挡着……

        两道车灯,“刷”的,亮起……

        “停车!”

        我慢慢的降速,“我叫吴夜,我是来解决问题的,不信,你可以跟上面通话……”

        那个壮汉,胳膊上竟然夹了枝双管猎,他冲我摘帽一礼,“吴老师,我马上挪车,稍等……”

        随着他打方向,让开路,我一边开车一边说,“可以了,谢谢,你可以撤了。”

        皮卡车,冲我响一声喇叭,反向开走了……

        我继续走了不足三公里,前面出现了鬼异……

        我的坦克之魂,也现形了……

        我一步蹦到车盖上,透过望远镜的看去……

        一座绿幽幽的军阵,就矗立在荒野里……

        哨兵,机枪位,炮位,多兵种,闭环形,立体的防御线,跟我对上了!

        “我艹,好一座阴兵阵,怪不得不让夜里过车……”

        这些邪祟当道,我只有破之!

        我的坦克之魂,已然轰轰作响,它,就是为战争而生,保家卫国的大杀器!

        我掏出一个双响,拿在手中,点燃引芯……

        “嘭嘭”,一道火光,升上夜空,这是冲锋的号炮!

        爆仗,火鞭,大雷子,黑火药,银粉,硫磺烟硝……这些都是辟邪杀毒的,这几年,瘟疫多,就跟不放烟火爆竹有关,鬼祟邪魔,最怕火,而毒,虫,最怕硫磺烟硝!

        对面的阴兵,我的战坦,已经交上火了……

        随着战坦的行进,一个后座,一炮打出……

        “叮叮当当”,枪子击铁的清脆……

        “啾”,曲射,****的,呼啸……

        “嘭”,直瞄,山炮也在发声……

        一时间,烟火弥漫,炮声阵阵……

        我开车,画圈……

        战坦,也随着我的轨迹,画圈……

        “呵呵,我就围着打,远火,划圈,弄你们!!”

        军阵,是固定的,我的战车,是活的,这叫游击战坦!

        一波榴弹覆盖,那些阴兵,瞬间就被撕碎蒸发了……

        再加上一通穿甲,掀掉炮位,机枪阵地,剩下的,再灌上一波饱和轰击,就渣也不剩了……

        坦克,陆战之王!

        在那个没有武直的年代,战坦一出,全都碾压!

        我拍着方向,“小鬼子,你们的魂,不服,我照样灭掉!!”

        战坦,一边画圈,一边轰击……

        我看着,真是爽啊!

        三十发,砸到这一方营地,别说活物,这个火力,钢都能融了,魂体也气化了!

        我看看腕表,“十五分钟,完活了!”

        刚刚冷凝的阴气,随着一场战斗,消散了,现在的天格外的明亮,星星似乎也低的触手可及!

        我手上把玩这块坦克残片,“哎呀,真是捡到宝了,这战车之魂,也太好使了!!”

        本来我还想找几个荒坟,请几个野鬼,帮我干这事,这下好了,省大劲了!

        这种器灵,也叫法宝,讲缘分,可遇不可求。

        我开车进入曾经的聚阴阵中心,用七块石头摆了个阵法,“斗”,暗含七星,带杀,正好镇压此处煞气。

        对我来说,“兵,斗,破,阵”,四字真言,用处很大。

        再就是请神术,请五鬼之法,我最多能请三鬼同出,多了真扛不住,太损阴耗精神了!

        我熬到天亮,开车回返,还是那个路口,那个壮汉竟然还在,他惊奇的看着我,“吴老师,你没事吧?里头又是雷又是闪的……”他指着他的手机,“看看,我给拍的……”

        我笑笑,“就是个局部的电闪,小气候,放心了,我都处理好了,这里不会有事了……我得回去补一下觉,真困了!”

        跟汉子道了别,又跟雇主要了工钱,又还了车,我这才找了个小旅馆宿了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