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13试睡师

13试睡师

        回来以后,我又开始正常上班,闲着没事上上夜网,我在网上挂着的,我从废车场上弄的机车散件,自做的护身符,像弹壳钥匙坠,钢制的无事牌啥的,还能不时的卖上一个俩的,看来还真有识货的玩家!

        为了制作这些小玩意,我没少了废功夫,钢锉,打磨,抛光,钻孔,军工品质的材料,硬度高,处理起来,很有难度,即便是些废了好久的材料体,没有专业的工具,弄好,弄完美了,真是一点也不容易!

        这阵子,我迷上了夜网上一家直播“带货”的哥们,确切的说,是个特别的试睡师。

        超市里,有促销试吃的,高档的宾馆,连锁酒店,开业,或者评级,会有试睡员,入住,享受服务,再由此打分,评价,其中有的光明入驻,还有是暗访的。

        而我看的这个直播,是个明家,只是他不是到酒店这种公共场合试睡,他属于法拍房,凶宅试睡。

        我看了他好几期的节目,确实有料!

        因为,人住过的房间,有人气,没人住,出过事的房子,有股阴气!

        人在天地间,总会留下痕迹,在科学痕检上,叫做遗传基因,原子微粒存续;在玄门来说,叫做气,氛,阵,说白了,就是人的一种痕印,情绪的特殊提现!

        人的肉眼,几十亿的像素,算是很强大了,但比起很多动物来,差的太远了,苍蝇,蜜蜂,是复眼观瞄,猫,狗,是夜视眼,鹰类,是超远视距,所以说,我们人,看不到的东西,未必就不存在。

        人在一个地方住过,总会留下气味,发丝,皮屑,指纹,甚至情绪。

        这些琐碎,随着时间,会消散流逝,也会留存,甚至随着一定的时机,触发,回放……

        而作为凶宅,如果没有心里暗示,也就没有人注意,但只要被故意提醒了,那么肯定会心里不舒服,发生异常。

        作为试睡师,就是一个,相当于战场上的排雷手,或者住宅,新开酒店的开荒人员,又像是旧屋的保洁,干脏活的,净化工人。

        今晚,开播的这套房子,是个大别墅,据说原屋主,一家五口全都惨死在里头了。

        “嗨,晚上好,我是本次试睡员,王虎,今晚的直播,希望大家能喜欢,各位老板,欢迎上评,多多打赏……”

        屏幕上,普普通通的中年,属于那种放入人群就消失的大众脸。

        但我知道,他绝对不一般,跟我一样,属于守夜人一类,相当于赏金猎人,猎魔抓鬼的主。

        王虎,全程开着直播,属于真人秀节目,多个摄像,多个角度的,记录这一夜的每个动作,点点滴滴,看书,说话,走动,点烟,刷屏,刷牙,洗脸,伸懒腰……

        前半夜,不少人跟他互动,到了零点,少了一大半关注,因为熬夜,太累了。

        突然,他的直播,一下子黑屏了,还有电流呲啦呲啦的响……

        我打着火机,点了枝烟,搭在烟缸上,等着……

        他肯定遇上啥了!

        五鬼之地,大凶!

        我一直待到一点半,他的直播又恢复了,他也出现在屏幕里头,挥手招呼道,“不好意思,各位老板,刚刚线路有问题,才弄好,咱继续哈……”

        别人没注意到,我却看见了,他的脸色,很不好,头发也乱了,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发灰发暗,仿佛掉到草里打了个滚。

        我在下面跟他发了个屏,上了个图,“我也是个值夜的,我的弹壳坠子,送你一个,有护身符,保险点!”

        王虎很快的回了我,一串的赞,“谢谢,老板行家啊,这弹壳,属于老坑货,带杀,够劲儿!”

        我回他,“呵呵,有空见见,哈点儿,聊聊那些事儿,咋样?”

        “好的,我先做活,白天再说……”

        “嗯嗯,没问题,注意身体,能睡还是睡一觉……”

        “习惯了,我们这行的,守夜,就得熬到点下班……”

        我看看墙上的挂钟,三点半了,鸡马上叫头遍了,也就是他的直播,最凶险的时间算是熬过了!

        我也有点饿了,突然馋了,想吃油条豆浆了。

        楼下小区的,有家专卖油条的早点摊,他家常规三点半出摊,开火开面……

        我等到四点,穿衣趿拉下楼,老板两口子,正忙活着,几十斤的黑陶大盆,醒着油面,电炸锅,冒着烟,第一锅油条,正在飘浮起来……

        我咬着酥脆的油条,闷了一口豆浆,“啧啧,人生就为了这一口面,一嘴油,没白到黑的瞎忙活!这油炸的,太对味了,太得劲了!”

        一个赶早班,关电门,点下车子偏支,“早啊,先吃上了!”

        我举着咬的一口的油条,“你也早,还是你狠,都骑车老远过来了!”

        “嗯,早点忙活,省下堵车……”

        这时,第三,第四个,也陆续落座了……

        这夜里,原来守夜的,人还真有几个啊!

        是啊,这个世界,人活着,就要工作,不是上白班,就上夜班,很正常。

        我一边嚼着油条,一边玩着手机,我搜到夜网的小说页,《暗警》1,吸引了我的视线……

        我看着配图,心说,“这刀好凶啊!”

        是的,一把证物凶器,套着个透明塑封袋,打着警方的印信,采集的日期,尺寸,材质,案件号,标注的明明白白的……

        小说是第一人称开始的,“我,李麟,是个小警员,我的工作,就是守着证物室,值夜班……”

        “今天的第一个故事,从这把刀开始……”

        “我连上电,打开机器,登入警号,口令……”

        “案件卷宗,供词,证据链,电子版的,件数,时间,案犯名……”

        “各位,看着我说的,是不是很枯燥,很死板,很无聊,像是记账……”

        “对,破案,就像解题,很严谨,很古板,没有多余的渲染,只是记述……”

        “而我,就是把这些枯燥的数据,用最简单的语言来翻译,就像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官方语言变成平民俚语……”

        “每一个案件,都是惊心动魄的,就像这把刀,‘某某用刀在某处某时杀了某某,证据确凿,已处理完毕’……我做的,就是增加渲染,把这刻板的语言,用生动的话语填充,让内容饱满起来,详细解密,就像一把干菌,我要把它浸泡,加热,过油,加入调料,从干巴巴的材质,变成入口的美味,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