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16小世界

16小世界

        我按照王虎给我的地址,来到一家家庭式的小酒馆,这里的面食,脑花,辣炒肥肠等特色小炒,很不错,很够味,该清的清,该油的油,浓油赤酱,却又青翠可口。

        小包里,王虎早到了,他看见我,赶紧站起来,“夜总,麻烦你走一趟,快请……”

        我“呵呵”笑道,“虎兄客气了……”

        “那个……麻烦老板给开菜吧,一笼豆花,肉素煎包各一份,爆炒肉片,温拌肚丝,辣爆大肠,天椒牛柳,土豆炖芸豆,再来箱雪花……稍扫利点儿!”

        “这点的有点多,吃不了……”

        “没事,还有一个人,他马上到了!”

        大家不用奇怪,我们混玄门的同道,没有生熟之分,也没有江湖的那些两面三刀,你坑我骗,因为我们这里讲的是道,和义,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即是第一次见面,也跟老朋友一样,不用虚伪,能办就办,不会推诿,要好处,谈钱,那是俗人之间,利益,在我们这儿,属于最不讲究的!

        在我们这门,言而无信,言过其实,都会有反噬,就是现世报,俗人,是求将来明天,我们只求现在!

        一杯茶刚刚饮完,一个人,也到了。

        我竟然认识,就是我在学院值夜,那个同一个夜店吃自助的警官!

        他冲我伸出手,“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李麟……”

        我一把握住他的手,“我擦,你就是李作家啊!!”

        “呵呵,瞎写,我的主业,是小警察,看档案的。”

        “嗯,白石山,痕检大队,厉害!”

        这个警局大队,位于烈士陵园,火葬场,公墓附近,一处山沟里,能在那片时空守夜的,胆都很肥,有真本事!

        我们仨,喝着吃着,很是高兴……

        通过了解,他们俩,都有官方的背景,一个属于执法部门特科,一个属于帮着处理法拍财产的下属单位,说白了,就是给单位处理疑难杂症,各种脏活,不能公开的隐秘事件的人士而已。

        我蘸了口醋,咬了口,油漉漉胖嘟嘟的酥软暄和咸香的韭菜肉粒粉条馅的煎包,“……晚上是不是有活动啊?虎哥,你是不是碰上扎手的事了?我有空,可以伸招,掺和一把……”

        王虎点点头,“嗯,就是请你们帮手的,那个五鬼之地,我第一把,没谈下来……”

        李麟痛快的答应道,“行,我去,我夜里值班,今晚上没有同事提档,闷在那儿也是看档案玩电脑,正好见识一下有名的五鬼化煞……”

        王虎擦擦嘴,“要不要准备用的东西,需要啥,我去弄……”

        “不用,各用各的吧……”

        我想了想,“怎么个处理法?是毁灭型的,还是温柔型?”

        “那是高档住宅区,肯定不能弄大了,弄漏了,还要保护好建筑,本来就是为了卖屋的,弄鬼,只是前期工作。”

        我抓抓头发,“我刚收了件大杀器,看来不好使了……”

        李麟歪头看着我,“夜总,什么时候弄的,啥样的,我看看来!”

        我掏出坦克铁片,递给他,“试试轻重,够不够猛?”

        “我擦,这是一个车魂,还是台坦克!!”

        “这个不行,没法用啊,这要一出手,五鬼碾碎不说,房子也给推平了!”

        我说,“是啊,学校里跟我的俩大鬼,我前阵累着他们了,不行,我再找俩别的……”

        “算了,别麻烦了,我合计着,你帮我压阵,我主打,李麟再看事帮帮忙,应该问题不大……”

        我们商量好了,各自回家养养精神,准备晚上开熬打夜仗……

        时间快的让人措手不及,弹指间,夜色已深……

        我们仨人,开了门,进了庭院,向别墅走去……

        王虎还忘不了开始他的直播……

        “诸位铁老把们,今夜继续,大家看,这浓浓滴夜,小风一吹,真是起汗毛了……”

        “这位,夜总,我朋友,刚从蒙古回来……这位,麟哥,身为穿制服的,暗夜就是他的作品……我们一起来手拉手,今夜注定有好看……天黑,大家千万别眨眼……咚咚咚……我要开门了……”

        王虎的直播,刷刷的开始上人,他们俩圈粉不少,而我的几个客户,买家,也一样关注上了……

        我第一个进了门,“这屋里火气很大……”

        “嗯,烧过的,总有残留……”

        李麟也迈步跟上,“房子是好房子,这个卖价老便宜了,我要有钱买了,绝对赚大了……”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

        玄门,就是在微观世界,光明的反面,摸索。

        一滴水,就是一个微缩的星球,小小的它,包含了好多好多,分子原子离子电子微尘矿物质细菌晶体折射反射屈光……

        通过一道门,合上,就是一个小世界……

        我们关门进入这个空落落的豪宅……

        这种高档别墅,能投入这么多资金,建造,肯定有能人看好了风脉气运,才会用心开发。

        风水中,风,水,都是变化之物。

        水无常势,云,雾,冰,霜,汽,皆为其形。

        风有八面之威,东西南北前后左右,风遇火,则为火风,遇刀,则为刀风,遇上云,则成风云。

        所以,这个房子因为火气,已经起了变化。

        我看着屋梁上的裂纹,煞气,已经开始蔓延到顶了。

        如果任其空置下去,很快就会破败不堪,那股败运,霉气,甚至会逐渐扩散,影响到邻居,和这整个小区,一旦卖不掉,除非把它推平,种上罗汉松,堆上泰山石此类的镇石,才能化煞。

        我们三个,斟上茶,各玩各的手机,守着这明灯枯夜,等着零点零分来临……

        我突然感到衣角被拽着……

        我睁眼一看,竟然是个小女孩,歪着小脑袋在打量我,她一双大眼,眨眨,“叔叔,你是谁啊,要不要,我领你看看我的房间……”

        我懵懵的被小女孩牵着走……

        她突然一下撒了我,跑开,穿墙不见了,“快来跟我玩啊,我藏好了,你找我呀,嘻嘻嘻嘻……”

        小女孩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一下子醒了,感觉到热,好烫……

        整个房间着了,在燃烧……

        而靠近大门,一堆黑乎乎的,像是人形物,摞着,散发着烤肉的味道……

        墙上,长起,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血手印,一道道爪痕……

        屋顶上,一股浓浓的烟雾,在聚集……

        突然,烟雾中,一个燃烧的小女孩,眼睛嘴巴都在冒火,向我抓过来……

        我一下陷入她的小世界,被灼烧着……

        那种烧伤的痛楚,瞬间贯穿全身,我只觉得眼前一黑……

        我突然冷的一打哆嗦,又回过神来,我这才看见,我正坐在我的坦克里,透明的坦克车魂,他把我护住了……

        耳边传来王虎的声音,“我们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要我们像他们一样承受烈火焚烧……”

        我向王虎看去,却没有看见人,只有看见一片虚空!

        李麟也在,他的身前,一个鬼影,正拿着画笔,在绘画雨水,瀑布!

        他的画鬼,画出水帘水幕,瞬间就隔绝了火焰,形成一个保护圈……

        那个小女孩,被两男两女,护着,都是一身的烈焰黑烟……

        其中一个男的,应该是女孩的爸爸,他吼道,“这是我家,请你们出去,不要打扰我们!”

        虚空中,王虎的声音传来,“何苦贪恋此地,这可是阳宅,赶紧放下怨念,浮云西渡可好,否则,你看,这枪炮,它可只会轰击!”

        我从坦克舱探出头来,拍怕高射机,“这样吧,小姑娘留下,你们散去……”

        李麟从雨幕中走出来,“小女孩跟着夜总,那是大造化,这叫鬼修,你们可想好了,这种机缘可不是天天有的!”

        “刷”,刚刚的火焰一下子消失,他们一家露出原来的样子……

        小女孩一下跑过来,摸着坦克车,歪着小脑袋,“叔叔,我可以上来吗?”

        我一伸手拉起她,“只要你是好孩子,就可以坐我的车……”

        “好哦,好哦,我可乖了,不信你问我爸爸,还有爷爷,奶奶,妈妈,他们都说我好乖好乖哦……”

        李麟一手折了个纸飞机,一手一幅画,“你们是留下做牢还是送你们走啊?”

        四个鬼,互相看看,“我们还是走吧……”

        “那你们道个别,还有可坐稳了!”

        一家五口,跟小女孩抱了又抱,因为这一别,就是永远!

        四个鬼,坐在纸飞机上,李麟一声,“它会带着你们飞,起!去!”

        纸飞机一个盘旋,从窗口出去,冲天而去……

        突然,虚空起了皱褶,王虎,先是露出头来,接着整个身子也走了出来……

        我看的呆了,“你……你……自有空间,还是破空之术?”

        “我……有件隔离衣!”

        “厉害,你俩这法术,一个折纸术,一个练衣术,我真是开了眼,涨见识了!”

        “呵呵,你也不赖,都养上小鬼了,还有车魂,这一门技术,就雕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