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17科学近神

17科学近神

        那种烧伤的痛楚,瞬间贯穿全身,我只觉得眼前一黑……

        我突然冷的一打哆嗦,又回过神来,我这才看见,我正坐在我的坦克里,透明的坦克车魂,他把我护住了……

        耳边传来王虎的声音,“我们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要我们像他们一样承受烈火焚烧……”

        我向王虎看去,却没有看见人,只有看见一片虚空!

        李麟也在,他的身前,一个鬼影,正拿着画笔,在绘画雨水,瀑布!

        他的画鬼,画出水帘水幕,瞬间就隔绝了火焰,形成一个保护圈……

        那个小女孩,被两男两女,护着,都是一身的烈焰黑烟……

        其中一个男的,应该是女孩的爸爸,他吼道,“这是我家,请你们出去,不要打扰我们!”

        虚空中,王虎的声音传来,“何苦贪恋此地,这可是阳宅,赶紧放下怨念,浮云西渡可好,否则,你看,这枪炮,它可只会轰击!”

        我从坦克舱探出头来,拍怕高射机,“这样吧,小姑娘留下,你们散去……”

        李麟从雨幕中走出来,“小女孩跟着夜总,那是大造化,这叫鬼修,你们可想好了,这种机缘可不是天天有的!”

        “刷”,刚刚的火焰一下子消失,他们一家露出原来的样子……

        小女孩一下跑过来,摸着坦克车,歪着小脑袋,“叔叔,我可以上来吗?”

        我一伸手拉起她,“只要你是好孩子,就可以坐我的车……”

        “好哦,好哦,我可乖了,不信你问我爸爸,还有爷爷,奶奶,妈妈,他们都说我好乖好乖哦……”

        李麟一手折了个纸飞机,一手一幅画,“你们是留下做牢还是送你们走啊?”

        四个鬼,互相看看,“我们还是走吧……”

        “那你们道个别,还有可坐稳了!”

        一家五口,跟小女孩抱了又抱,因为这一别,就是永远!

        四个鬼,坐在纸飞机上,李麟一声,“它会带着你们飞,起!去!”

        纸飞机一个盘旋,从窗口出去,冲天而去……

        突然,虚空起了皱褶裂口,王虎,先是露出头来,接着整个身子也走了出来……

        我看的呆了,“你……你……自有空间,还是破空之术?”

        “我……有件隔离衣!”

        “厉害,你俩这法术,一个折纸术,一个练衣术,我真是开了眼,涨见识了!”

        “呵呵,你也不赖,都养上小鬼了,还有车魂,这一门技术,就雕爆了!”

        我们三个收了术法,恢复正常……

        我看着一圈紧密壮实的不锈钢防盗窗,防盗拦网,还有那天钩地锁的多重豪华防盗门,心里叹气,“唉,整个一个豪华的牢笼,着火爆燃了,没有人跑出去……”

        刚刚斗法,因为各种暴响,电流,磁场,一下子中断了的直播信号,现在也恢复了,时间显示刚过了一点……

        王虎对着镜头,支了个造型,“各位亲,各位夜间行走的大神,为了感谢大家的捧场,从今天起,我新上了一个节目,叫做一天一个鬼故事,今天是第一期,故事的名字,叫做学校有鬼,主讲是我的朋友,大家呱唧呱唧,表示表示,有请吴老师,夜总威武……”

        我一下子被虎哥给架上了,好在哥肚里有货,故事还真有!

        “……话说,医学院,真是藏着不少妖孽,其中有一个鬼,叫寒三千,他就住在南楼里,而我就是一个夜间安保看门的……”

        “……学院圈,流传着南院四大天亡,清的白骨,金的古尸,寒门三千尸,一千一万只蛤蟆怪……”

        随着我的平平无奇的声音,我讲述起来……

        王虎和李麟也被我的讲述,给吸引了,静静的听着……

        而底下的刷屏,蹭蹭的涨……

        竟然还有医学院毕业的也开始乱入,留言,解释着……

        还有人在推图,美少女抱着骷髅头的合影,在老干尸手底下的女生,比着凯旋的手势……

        终于,下了播……

        王虎拍拍我,“夜总,真没想到,你们学校里,这么好玩,随便抖出来的,每一个都是王炸……”

        李麟也点点头,“原来尸体真的好值钱,就像老酒,越沉的越贵,你们学院,那个实验南楼,根本就是一个高级存尸房啊!”

        我笑了,“大学,本来就是藏龙卧虎之地,不仅有生活的苟且,还有尸和远方,学医的,可以写诗,也会开刀,验尸,解剖……”

        王虎乐的直接鼓掌道,“你这个尸和远方,太有料了,我喜欢!走,我请你们去吃点干巴,喝点血去……”

        “肉干,香肠,学生们,一般都会叫它干尸制品,刺身,鱼片,这种活刮,现杀的菜,学生一般不会点,还有鱼头……好多孩子做完实验,上过解剖课的,差不多,都不敢吃肉,怎么也得吐上几回,才能正常了……”

        李麟撇撇嘴,“这个世界,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吃掉他,一滴不剩,才是真爱!我现在好饿,好想吃肉,来他一斤五香肉干老干尸,加点青椒,再加个太阳蛋,简直不要太好吃了!”

        我们三个,吃了一肚子,各种调了味,加了刀功火功,处理的很美味的动物的尸身,还有菜叶子果子种子,很满足,因为,生活,就是要吃上饭,还要吃好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时间最公平,最无情,它从来没有停过,眨眼一周溜走了,我又接了个活。

        客户委托人,约我在一个街角的咖啡厅,谈的,可以是情,也可以是钱,当然了,也可以弄琴赏花花,那种琵琶腿,啧啧……

        我的对面,并着长腿,坐着一位职业装的女子,梳着干净的发鬏,戴着黑框眼镜,肤色很白,一看就是长蹲写字楼的,缺运(动)又缺阳(光)的白骨.精高知高冷高级人士。

        她冲我职业的一笑,“谢谢您能来,吴老师,这是文件,条款,你确认一下……麻烦签一下……这里……这里……”

        我看着保密合同,点点头,很快的签了名,“可以正式说了吧……”

        “嗯,这是房屋资料,这是视频……这是前期费用……”

        一张十万的现金支票,一个优盘,推给了我。

        “咖啡你慢用,我还有事,剩下麻烦,您多费心,吴老师!”

        我加了四块糖,这才舔了口咖啡,“这么贵这么苦,真是难为我了……”

        我连上手本,点开文档……

        视频里,一个贵妇,戴着口罩,窝在一只硕大的真皮沙发上,有种吓破了胆的,战战兢兢的,讲述着她的噩梦……

        我听明白了,她是遇上梦魇了,俗称鬼压床。

        很多人会做过这种梦,身体被种无形的东西压着,眼睛耳朵,能听能看,就是动不了,发不出声来,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死寂一片!

        还有的会梦中,尤其小男孩会支棱起二弟,被一个仿佛看不见脸和形的女的给硬上了,给开发了,给泚了……

        而女的,做这泛滥的梦,就脸红的更不好说了!

        只是这种梦,一般都发生在人很累了,或者陌生的环境里,偶尔会发生。

        而她,差不多隔几天就做梦,被鬼压了,弄了,还如此的真实,这个还真不多见。

        所以我怀疑有人在针对她,在害她!

        传说,有一种古老的邪术,叫做入梦!

        这位女老总姓孟,名下数套豪华大屋,都被她便宜一半的价钱给贱卖了,只剩下唯一的一套小房子住,结果还是恶梦连连,躲也躲不掉。

        我盘算着,“这像是对头,抢买卖,熟悉的同行,下的招,也可能是她身边的人,贱卖了房子,就是亏了,谁买谁赚的,最有嫌疑……”

        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对上同行,这种玩邪的,竟然还有人做,确实让我很吃惊。

        因为经过多年的运动,破除,很多门派秘术,不是断了层,失传了,就是都外流,跑到海外,港澳,马泰等东南片区,在内地的,不是低调的,就是很隐秘的,很小的范围存在着,像这么高调的出来害人赚钱的,非常之少!

        秘术,佛门,道法,跟科学其实很近,因为,科学的尽头是神,像火.药,罗盘,都是术士,道家发明的,就说我们开国老祖,他也信道法,他的许大将,就出自少林,看看他百万巨炮横扫越na  n  ,绝对不是武僧那么简单,战法,兵法,都包含了鬼神不测、瞒天过海之机!

        还有国都,老祖亲定北j  ,否了南j  ,因为按八卦,阴阳推算,北为生门,南为死门,六朝古都,石头城,不过是一座大坟,中山ling  ,雨花t  ,三十万的亡灵冤魂,住在隔壁,想想吧,普通人压得住,睡得好了吗?

        住在庙门口,住在陵园边上,这得多肥的胆,多硬的命啊!

        所以,起宅子,选址,方位,朝向,山势,水势,必须得看好了,看准了,才行!

        科学道理,其中的道,就是法,测,算,演,讲,行,研,修,练……

        科学近神,也是人为,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活好了,去除坏的恶的,幸福的生活而已。

        而生活中,总会遇到困难拦路虎,甚至恶心的人和事。

        我们玄门,就是处理这些烂事的,我们守夜,包含了警戒,执勤,防卫,把不好的东西,拒之门外,消灭于萌芽初起之时,我们的工作,注定开始于黑暗,结束于暗黑,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