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2蛤蟆团,积木人

2蛤蟆团,积木人

        我手顺着肩膀胳膊胸前,一路拍打了一遍,还用手指梳理了几遍头发,陈队不解的问,“你这弄的啥?”

        我笑笑,道,“除尘去污秽,这里阴的厉害,给自己增加点热。”

        陈队点点头,“摩擦起电……那行,你待着吧,我去前面转转,有事对讲联系。”

        看着陈队开车走了,我坐到椅子上,心说,“看来今夜注定平静不了,我一新来的,怎么也得见全了这当地的鬼!”

        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欺生,都喜欢捉弄新人!说白了,就是地域歧视,地盘意识!就像狼狗,都喜欢护食,护盘,看家,守着自己的一亩田,外来的,属于侵略者,要么大嗓门吓走,要么显本事露原形,上大招,练练!

        我刚才给自己拍打摸头,属于最简单的一种护身法,增加阳气热量,促进自己的火焰高度,壮胆,开启闪电外罩。

        如果你透过阴阳眼,仔细看,我的外面,覆盖了一层蓝色的火焰,电闪,在流动,在频闪……

        只是,这种情况,维持的时间极短而已。

        这时,一阵嗤嗤拉拉的声音……

        一根手链,凭空出现……

        中控室里,看的清楚!

        而我看到的,却是一只蛤蟆,托着这条金链子!

        只是这个蛤蟆长的太特别,两个肺泡,都露出来,还少了一条腿,这分明是一只三条腿的贪蟾!

        我一下捡起手链,低头看向蛤蟆,“你这么好,给我送礼,不会心疼啊?!”

        那被学生做实验玩残了的蛤蟆,“呱呱”,叫开了……

        “我艹!这么多?!这里头没有王子吧?!”

        上千只的蛤蟆,青蛙,都是各种的伤口,线头,有的还扎着大头针!

        我看了看月光,“你们又是晒月亮啊?!”

        蛤蟆军团,自动分流,绕着我出了门口……

        我搓搓手,坐回去,我的原则就是,不害人,不惹事的鬼,我不过问。

        我拧开水杯,一股茶香,抚过我的唇间,温暖我的胃。

        我抬起左手,有点馋了,这么多的阴气,大补啊!

        我冲着那头三腿金蟾,点了一下头,“借你们点气用用呗!”

        那蛤蟆冲我鼓鼓肚子,它没法拒绝我!

        我鬼手一探,虚空一抓,满满的阴气充斥掌中……

        我托着这团阴气球体,不住的转动,掂量着……

        在中控室屏幕上,看屏的安保,看这我就跟风云里的雄霸一般,“吴夜,这是又练上手法了?!”

        “哎呀,这家伙,神神道道的,真是个怪才!”

        我才不管他们,因为他们不是我!

        这世界,看不明白的事多了!

        这世界,未知的秘密,更多!

        我花了足有十几分钟才消化这团阴气,感觉就像吃撑了一般,有点腹胀嗝气。

        我扬扬腕子,“时间差不多了,该收队了,蛤蟆兄!”

        随着蛤蟆呱呱叫,它们又像来时一样,消失在走廊上。

        我拍拍桌子,“还有谁,快点出场了!”

        随着我的话音,我感到一股浓浓的阴气……

        我不由的站起来,“好强的气势!终于来大活了!”

        一个影子,从拐角露出来……

        “我艹!这是什么呀?积木?!整个人体?拼图?!”

        来的鬼,是一个拼装货。

        一个上千上万片的肉片,组合起来的,一个完整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走廊里,有间房子,保存着一具人体,被分割成了同等大小的一万片,堪称医学院的镇院之宝!

        想想这些教授,研究人员,心有多狠,手有多巧,胆有多大啊!

        一个完整的尸身,被加工成一万个薄片,这在古代,除了干凌迟的刽子手,能有这手艺,一般人还真干不了!

        问题是凌迟,才三千六百刀,这都一万刀了,三倍的工作量和难度啊!

        我咬着牙,我也被惊到了,我也是头一次见!

        那个拼图鬼,故意一甩身子……

        “哗啦啦”,现场给我秀了个大解体!

        “我艹!你这散了架了!!”

        一万片的肉片,骨片,肝叶,脑组织……它们蠕动着……

        我捂着心口,“哎呀,太恶心了,这些零碎……你还是像个‘人’吧,起码好看点啊!”

        随着我的话音,一万片的碎片,仿佛终结者似的,开始由低到高,堆积,长起来……

        我指着外面,“月亮出来了,快去晒你的月光,享受你的夜色吧!”

        我看看左手,“哎呀,可惜了,现在,只能看不能吃了!”

        那个积木人,坐在台阶上,抱着胳膊,哼起了一首曲子……

        “我是谁,来自何方,

        我是如此孤独,

        我无处可去,遍体鳞伤,

        我想哭,却没有了眼泪,

        我想笑,却忘记了说话,

        我只想一睡不醒,

        所有的繁华皆成梦,

        而我被你一眼看透……”

        我被这忧伤的曲调,一下打动,不由的抹了一下眼角,“都是可怜人,活着不易,死了的,也难,做人,做鬼,都不容易……”

        我在这里上班,他住在里面,做实体展览,教学上课,也相当于上“班”,只不过他是“志愿者”,“捐献者”。

        突然,桌上的对讲响了,“南楼,我是北楼,你没事吧?”

        我摁下对讲回道,“没事啊,一切正常!”

        我心说,“是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我们这里出事啊?”

        我喝了口茶,瞟了一眼,外边的“人”,已然消失不见!

        我拽了拽衣服,正了正帽徽领花,这些金星,一个是好看,一个是有辟邪的功能,封印,说白了,就是官家的印信,封批,签字,我的安保制服,它也带有这些功能,只是比正牌的单位,少点能量罢了。

        我摸摸心口,“今夜玩的真刺激,这个医学院里,真的是藏不少大货!”

        我捧起手,一个合掌,打了两手古太极,右手一张,一招“大手印”,虚空拍到地上……

        人的右手,为正气,主手,签字盖章手,每个人,都多多少少的接触过公章,红印,所以,右手上,都有一个印,而这个印,一般洗不掉,会陪伴一生,而这手印,也是我们每个人的一道护法手段,只要别干坏事,别害过人,这个手印,打一般的鬼,打邪祟,足够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