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24抓毒

24抓毒

        赌术,包含了数学,概率,心算,诈术,手法,道具,情绪管理,环境因素,其中也包括阴阳算法,秘术,比如召唤术,勾搭鬼,这个跑山局,这个坐庄的,就是施了赌鬼上身之法,加上他一身赌术,与赌鬼的本事,融为一体,简直就是一个逆天的组合,所以,他也有缺陷,他根本不敢见阳光,只能困在这屋里,赌到死!

        我刚刚破了这个局,这里的风脉也就改了,死地变生地,庄变了闲,也就是说,这里的赌运到头了,马上要开赔了,这个赔,可以是赔钱,可以是赔手艺,还可以赔命数,就是坐牢,跑路!

        挣的坑人的钱,都是千方百计的得了来,到头来,都是一朝散去,一声唉叹!

        在玄门来讲,人,本身,就是一个国,一个小宇宙。

        人身上,包含阴阳,天地,日月,风火,三山五岳,****,奇经八脉,四面八方,六合八卦,正元归一,三年一变,五年一运,十年一小成,三十年一大功……

        以身为材,具体来讲,就是,头上为天,脚踩为地,眼如日月,气吞风云,心有城府,五脏则为五岳,手足镇定四海八荒,指点为山,脊骨为龙,肚肠为江河,腹中有丹田,膀为泻湖水长流……

        再说的白一点,就是心有天下,我即是天下,心系水火民生,我即是神佛。

        神道就是天道,就是修心养性,自我修炼,传承,突破,升华,天增岁月人增寿,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如此而已!

        人身上,无明业火,心头火起,肝火大发,所谓,“天子一怒,流血千里,匹夫一怒,流血五步”,与人斗,与天争,斗鬼斗邪,不怒自威,何况有感而发!

        我的,“业火,金光护体,震!”震破诀,对付鬼祟、怪力,足够了。

        这种玩赌的,也叫混蓝道,在这边能撑起这么一摊的,手底下,绝对少不了各种亡命徒、武疯子,所以,我破了局,也就惹上了背后的人,所以我们得赶紧撤,连夜走,我可不想干等着被人打黑枪下黑手……

        一路流星带冒烟的窜回去,洗了一下,躺在沙发上,还是家好,再破的房子,也住着踏实,睡的安心!

        我刷着手机,“呵呵,不错,又刷刷的来钱了……”

        孟总,范总,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又给发了笔顾问费,甚至还给发了个电子版的聘书。

        “呵呵,这帮商人,心眼就是多,几个钱,就把我给占下了!”

        这下好了,凡是奠基,起顶,上梁,开盘,开业,看日子啥的,这些沾着玄门的事,他们都得喊我过去,站个场,露个台,帮忙看看,他们真是会做人,花小钱办大事,玩的是真行!

        想想也是,那个大公司,不是开一个大项目,都会请人看事、推算,测风脉的。

        娱乐业,每次大片开拍,都会举行开机仪式,什么一丈红,十万响,满地金,点炮,神食摆放,吉时吉位,幕后肯定有高人指点把控,什么神算,上师,大仙,开坛,里头的道道,讲究多了。

        反正我无所谓,给钱我就接着,守夜,办鬼,拿邪,我的专属兼职!

        “叮铃铃”,手机响了,竟然是李麟打来的……

        我奇怪,我这刚回来,他就有事了?

        “夜总,局里开会,你过来听听呗!”

        “我擦,不是吧,你们警方办事,不是闲人免进吗,我一小百姓,掺和不起啊!”

        “冇事,我给你担保,你来就行了!”

        我一听,也别推了,肯定是有事,赶紧过去吧!

        我骑车到了局子,李麟门口迎着我,“根据保密条例,手机上交……”

        我撑臂举手过了安检,看着满院的警车,“……这是有大行动啊?”

        李麟一边给我一个内部挂牌,“嗯,联合执法,我们小组,属于技术支持,补位的!”

        我点点头,“有邪乎的人,弄事了?”

        “对,还是跨地区的大事!”

        会议室,坐满了各种头头脑脑,已经开始了……

        我跟着李麟坐在边角,属于旁听的那种。

        看着投影,听着讲的,我大体明白了,有帮子搞毒的,今天要交易,这是分派任务,分析细节,讲解情报……

        我对这种前期工作,属于外行,我办事,都是先上再说,谁不服,直接干挺!

        会议很简短,散了会,各部门,开始出车,上场……

        李麟则领着我,进了里面的小会议室……

        他给我介绍道,“这是我主管领导,岳局,这是吴夜,守夜人联盟的会员……”

        岳局,打眼一看也是个老守夜的,皮肤偏白,他跟我握了手,说,“这个案子,咱们属于三梯队,你属于顾问,时间紧,任务重,具体边走边说……”

        一辆涂着“特警”的途观,拉上我们……

        李麟递过手本,“你看看,这几个属于主要目标……”

        我飞快的过了一眼,点点头,“你们一直捋着点,放了这么久的线,把案子养肥了,真是挺能熬的……”

        李麟笑笑,“这个不归我管,缉毒那边的,做案子,做的比较细,埋线埋的深,开始他们也没想着这么大,本想着自己部门单干,后来一综合,盘子太大,一家吃不动了,这才上报,一起做了……”

        “嗯,越境,跨界,多地区,职业团伙犯罪,还沾毒,沾边,确实得仔细点儿!”

        商业街,茶楼,旅馆,高架桥,花园,辅路,不住的下车,分出便衣,制服,蹲守,埋伏……

        我们的车,停在旅馆下面,等着……

        便衣侦查员领路,缉毒警居中,特警冲锋,一队三组模式,几乎不会出现大的纰漏!

        而我们这一队,就是弥补那零点几的失误的。

        对讲里,传来指挥员的攻击顺序,指令,“花园水池,准备,人过去了,一定要看见货,再动!”

        “高架,注意,上下留人,千万看住拿袋子的,毒资,一毛也不能少!”

        “旅馆,茶楼,所有盯人的,都注意了,我数一二,上!拿人!!”

        随着一声大吼,攻击开始,两组队伍,犹如潮水一般,涌入旅馆,茶楼,突击,封控……

        我看了看腕表,点点头,从攻击到结束,配合堪称完美,速度也很快,街上的商户行人住家,还没反应过来,这里已经抓捕完毕!

        李麟拉开车门,“走,上去扫一下!”

        我透过车玻璃,飞快的看了一眼,一把拉回他,“别动,先走,事还没完!”

        李麟听话关上车门,指挥司机开车,“怎么回事,你看出啥毛窍了?”

        “上面有鬼!先去换台车,这车太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