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26买不到的衣服

26买不到的衣服

        超市女老板打了个方向,贴着路牙石,停了车。

        我看着,有点奇怪,“这是个花园,你……?”

        她冲我优雅的笑笑,“我攒了点吃的,喂喂小家伙们……”

        我跟她下了车,她从尾箱,提了个袋子……

        远处,几只猫猫,竖着尾巴,一边喵呜喵呜的,一边小跑,凑近了……

        我问,“呵呵,这些流浪猫……都是你喂的?”

        她一边蹲着,一边答道,“我经常过来喂喂这些小可怜……它们不怕我……”

        因为有我这个陌生人在,那些猫猫,有些怯意,不敢凑的太近了。

        她蹲着,把猫粮,小鱼干,都摊在一块干净的白石上……

        她给猫猫分好饭,还一边摸摸猫头,这些小东西,按说吃着东西,应该护食的,可是就这么随便她摸了……

        她关上车门,叹了口气,“……又好几只猫不见了……上回来就有只猫被车撞了……”

        我点点头,也是一阵唏嘘,“现在的车祸太多了,猫又不是人,它又不会说话,更不懂的要赔偿,撞了也就撞了,有谁在乎啊……”

        “现在的人,为了生活,为了钱,都是风风火火的,跟屁股上点了火似的,恨不得的快到飞起,开个车,唉……”

        “是啊,这世界上,最危险的,是速度……快,又是也是慢,不出事,不出意外,咋都好,开出了状况,才后悔慢点开……”

        我们说着话,到了一个小区,城中村的老房子。

        她上了楼,一边开门,一边说,“老房子住惯了,一直留着……新房那边太大太高,我不太喜欢,他们住边,我自己在这……”

        “呵呵,念旧的人,心善!”

        “……进来吧……我的小窝……稍微有点乱……”

        我打量着,屋里老式的装修,老式的家具,旧地板,都带着年代的印记,包浆,很生活化,很有烟火气,有一种,很舒服,很随意,很踏实的感觉,不像那种高大上的装修,家居,小心翼翼的,不敢坐,不敢碰,怕弄坏了,弄花了,像是给人看的样板房和不常住人的店旅,就是不像家!

        我点点头,“呵呵,家,就是有点小乱,有点随便,才舒坦!太干净,太板正了,我还不敢住了……”

        她一双手,轻盈的,蝴蝶般的,摆着茶具,烧水,“快,请坐,我整点水……”

        坐着,捧着茶碗,我听明白了她的事……

        原来她也是跟孟总一样,被东西梦里缠上了,只是她的感觉,每天晚上,就像被压住胸口,然后她就不能动,有点发闷,觉的喘气不匀,别的还好,持续时间很短。

        我点点头,“看来那东西不是恶意的……只要你加强锻炼,保证睡眠,应该很快就没事了,这种梦魇,身体虚,才容易着上它……”

        她想了想,“你还是帮我看看吧……”

        “那我今天住这里,你方便吗?”

        “我都这么老了,怕啥啊!”

        “你不老啊,很好啊,有车有房有事业……”

        “呵呵,都爬四十奔五的人了,瞅你说的……”

        我也笑了,“行,你都不怕,我是男的,更不怕事了!那今晚上不走了,给你看看是个啥着上你了!”

        我掏出装隔离衣的塑料袋子,“我现在换衣服,你适应一下……”

        她还在愣神,我一抖手,隔离衣,就穿了一半,只露出一个头来,冲着她撇嘴一笑……

        她看见这奇景,吓的手一哆嗦,茶碗就离了手……

        我一个探臂出手接着那个茶碗,“老姐,你稳当点儿,这碗摔了多可惜!”

        屋里,虚空,停着一只茶碗,还在冒着热气,另外,还有一颗人头,笑嘻嘻的,飘着,这要没见过的,绝对得吓出好几条人命来!

        她缓了缓,冲我比了一下,“真是奇人啊……这衣服哪里买的?”

        “啥?!”我喝的水,听她一说,差点全喷了!

        “这衣服没卖的!“

        说话间,我一抹脸,整个头,也遮了去……

        现在,只有虚空中,一只茶碗,在屋里,溜达着,转着圈……

        孙艳,她追着茶碗后边,也就是我身后,嘴就不停的,“有没有价,说个数,房子,车,我出得起,这衣服,我想要……”

        “哎呀,姐姐呀,你能不能歇歇,都说了不卖了……你咋还这么粘乎啊!”

        后来我干脆放下茶碗,不出声了,反正她看不见我!

        她乐了,笑的跟个小媳妇似的,“哼哼,不说话,我就没法了吗?”

        孙艳进了卧室,也不知道弄啥去了。

        等她出来,手里拿着一包那啥。

        她手举着,“……这女人用的,传说是真的吧?”

        我看见她拿的那女人贴身用的,愣了,心说,“这娘们,这些,秽物,着上法宝还了得!”

        我赶紧一抹隔离衣,露出头来,“别,我怕脏,你拿远点啊!”

        孙艳扬扬手,“这是新的,吓你的……”

        我恢复了原样,收起隔离衣,“可以给你试试,但我不卖!”

        她笑了,“我要是穿了,是不是你也看不见我了?”

        “嗯,差不多,但是能感觉到,这衣服,主要是用来对付阴物的,隔离人的气息,就是一件伪装服,迷彩服,差不多!”

        她点点头,“这么说,崂山道士,聊斋,都是真的了!”

        “穿墙术,隔空取物,这些很难的,就是有,也很损耗身体,因为人的体质,很难承受那种瞬间过载,一个收不住,真就化做虚无了!”

        孙艳拍拍手,“嗯,有这么一件宝衣,去办点坏事,可容易多了……”

        “笑话,有本事的人,那有空办坏事啊,正事还忙不过来呢!坑蒙拐骗偷抢,只是左道旁门,正道人士,才不稀罕呢!”

        我给孙艳穿上隔离衣,她乐的满屋都是她的笑声……

        女人啊,都喜欢漂亮衣服,总少一件衣服,最喜欢的那件衣服,总是还没有买到!

        她抱着娃娃,毛绒玩具,好一阵自拍……

        我看着她上的图,配的文字,“传说都是真的,虚空不虚,看不见的,未必没有,这世界,好神奇……”

        她终于玩够了,露出真身……

        我接过隔离衣,“晚上你正常睡觉,我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