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28向南

28向南

        一转眼,半年了,差不多的时间,我就在孟总,范总,孙艳,学院之间转换着过着,日子过的很轻易,一时风平浪静的,现在学校放假了,安保科也不缺人了,我也就歇了,正好闲下来了……

        我在老工厂区,盘下了一个库房,把它改成了一个综合的活动室。

        深夜食堂的胖老板,胡小新,他跟我一样闲了,学生没了,值夜的少了,吃饭的也少了,买卖不好做了。

        李麟,王虎,正好赶上休班,所以我们凑一起,组团,搞点聚餐,吃点哈点,热闹热闹。

        库房一进门口,特五九战坦的车魂,停着,炮管子上,小女鬼小铃铛,正抱着它,玩的起劲,咯咯笑着……

        另一边,画鬼,正抱着一大瓶快乐,很满足的,灌着水……

        黑猫花花,手机玩着贪吃蛇,它急头怪脑的,尾巴摇着,小爪爪,快的飞起,戳的屏幕都快裂开了……

        我们四个一人一瓶啤的,就着烧烤炉子,撸着自己串的大肉签子,木炭火,红红的,“哧啦哧啦”的油滴,孜然的香气,树影婆娑,月光亮亮的,随着晚风,也来凑热闹了……

        明月总被云遮住,好日子总是有人打扰,休假总遇到加班。

        李麟,王虎,都是拿着手机,一脸的郁闷,“又来事了,还是大事……”

        “艹,又要出远门……”

        胡小新也递过手机,“这个南边的活?”

        我看着夜网上的定单,“价格高,危险大,有搞头啊。”

        李麟点点头,“那行,我先回单位保个备。”

        王虎不舍的又撸了两串爆辣五花,嘟着油嘴,搓搓手,“我也回去,收拾一下,赶早不赶晚,越快越好。”

        胡小新消灭掉他的蒜香烤茄子,“我回去拿刀,正好顺路……”

        我说,“行,我安排一下家里,开车加油,等你们电话。”

        他们分头走了,我收拾摊子,挑出去,把炉子火炭浇灭了……

        我回过身来,点着他们三个,训道,“小铃铛,花花,还有你,你们好好看家,不许打架,不许出门,不许吓人,都老老实实的……电脑上,游戏,电影,我都下好了,够你们玩的了……冰箱里的冷饮,都给你们分好了,都贴好各自的名字了,谁也不许抢……再要不够,跟我说,我给你们叫外卖……”

        小铃铛,一下抱着她的雪碧,“亮晶晶,透心凉,它是我的,谁也不许偷喝!”

        黑猫花花一下跳上冰箱,竖起尾巴,呲起尖尖的白牙,“爽歪歪,我的,谁也不许碰!”

        画鬼抱着大可乐,畏畏缩缩的,“我的快乐水,可以跟你们换吗?”

        我指着冰箱里的酒,“我的酒,要是少了一滴,我一定让你们去晒太阳,尝尝蒸发的滋味……”

        三个鬼,被我吓的挤成一团,缩到冰箱的角落……

        小铃铛噘起小嘴,忿忿的,“我最讨厌太阳……”

        黑猫还捧了个心,“我超喜欢月亮……”

        画鬼藏在阴影里,幽幽的说话,“俺怕光,俺喜欢黑暗……”

        我“噗嗤”一声笑道,“听话的孩子,我都喜欢……都好好待着吧,等我回来,给你们买好好啊……”

        我安排好了这伙鬼物,收了战坦,拉下卷帘门,锁了,临走,不放心,我又门上贴了个红纸封条,上面写着,“东主外出,有事电话……”

        我发动了我的破越野,先去把它的肚子喂饱了。

        加满了油箱,我又买齐了吃的喝的,停在路边,发了个位置,等着……

        半个多小时,一台老款捷达,冲我闪了两下灯光,“嘀嘀”两声响……

        车玻璃摇下,胡胖子冲我摆摆手,“走吧……向南……够!”

        我冲他们的车屁股笑笑,“艹,贼窜的不慢!”接着,我打了一把方向,给油,跟上……

        两天一夜,四个轮换着开车,横跨大半个国,我们进入了大南边……

        车子一路不停,穿城而过,出了边界城市,直接深入山区……

        前面出现一个牌子,“军事禁区,禁止停车”……

        我们的车,停在线外,等着……

        这时,一台挂着军牌的黑色小车,迎了过来……

        那台车,一个甩尾,掉头,“嘀嘀”,示意我们跟他走……

        拐了几道弯,前面是个站点,拉着横杆……

        一个守卫,俩手扯着枪带,横着步兵火器,一脸的警惕……

        另一个举着探测器,过来检查,车里车底,每个人,仔细的过着……

        胡小新的刀,我们带的钥匙,金属物件,全都被装进一只箱子里,上了锁,这才交给我们,起杆放行通过了……

        车子按照划线规矩的停了……

        我下了车,伸了个懒腰,“这地方整的,不错,啧啧!”

        整个营区,静静的,似乎没有人似的,其实,人真不少,枪也不少!

        我们被领到一个接待室,一个女兵,麻利的,纸杯,接水,然后轻轻的退出,带好门……

        我抿了口水,“这水,杀口,好喝!”

        胡小新,胡胖子“咕咚”一口闷了,“嗯,南山上有泉,水好,不假!”

        李麟快无语了,“艹,弄半天,咱千里万里的来,跑这么老远的路,是为了喝点水啊!”

        王虎笑道,“先喝水,再办事,该走的程序,一个也少不了啊,呵呵……”

        这时,门开了,一位主官,一个副官,还有一个女官,一个文职,进来。

        彼此介绍,握手过后,杨副,一招手,“小文,资料,小周,电脑……”

        魏主官,手指敲了敲桌子,“麻烦几位,这次的任务,你们为主,我这边保障,配合……”

        我看着画面上的资料,明白了……

        一座云雾缭绕的山谷,莽莽的热带森林……

        一小队,五人,已失联接近一周了……

        而派出去的多支营救队伍,把那个山都翻遍了,也没找到一点线索,只是外围的山,林地,有各种痕迹……

        李麟考虑一下,指着大图,“……最后的消失地点,就是那个山谷,确认了?!”

        魏主官,肯定的点头,“对,信号,痕迹,都对上了,我们这边一直盯着的!”

        那个姓文的女官,站起来,“我负责通迅和技术保障,我肯定,我可以负责!”

        另一个文职小周,也站起来,“我负责的无人机,也多次确认,地点无误,我可以担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