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3”人”的骨架

3”人”的骨架

        我一边打拳,一边嘴里哼哼着,“我左手一条龙,右手一道彩虹,我左麒麟,右猛虎,我左太阴,右太阳,我双手一合,正气冲天起……我是一个守夜人,我身体里有条龙,我左鬼手,右龙息,我双手握拳,匹夫一怒,百邪必退!”

        我们汉族人,作为龙的传人,每个人体内都残留有一点龙息、龙气,只是大多数人,这种超能力被先天压制封印死了,只有极少数人,通过机缘巧合,还有后天的锻炼修行培养,开发了那神秘之力量,像有人练出来的麒麟臂,龙爪手,大力金刚掌,破碑手,这些都属于突破潜能,异能的开发。

        像传说中的活见鬼之人,不是会得重病,就是会折寿,其实不是这样的,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吓的,或者说反应过激,像我开了阴阳眼,又会阴阳手,再配合上先天的龙气,这种地气,阴气,真是大补啊!

        阴盛阳衰,阴虚火旺,阴虚体弱,阴气不足,在中医上,阴为正,阳为病,炎症,就是两个火,无火不引寒,火旺则痰生,所以说,阴气为先天之本!

        我这一趟拳打下来,主要是为了震慑一下,这成千上万的阴浊鬼物,在我脸前,列队出街,摆明了小瞧我这个第一天到岗的新人!

        这世界,都是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伤害,互相认识,相爱相杀,相棒相捧,人是如此,鬼也不例外!

        我尊重你们鬼,你们鬼也得尊重我,否则,就得斗一场,谁赢了,谁说话,做主!

        果然,我这练了练,效果可以,这南楼出奇的安静了!

        我也放松下来,刚捧起杯子……

        “嘎嘎”的,一阵骨骼摩擦,骨关节的脆响,越来越近,传了过来……

        我一愣,“卧槽,这里还有鬼王不成?!”

        我的拳法吓吓小鬼可以,真正的大鬼,王级的鬼雄,他们都是得供着,哄着,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猛“人”!

        我刚要认真,严阵以待,却“噗”的,一口,把刚喝的水给笑喷了!

        因为,这次出来的鬼,太踏马的好玩了!

        确切的说,这蹦出来的,是个人骨头架,整个一具骷髅!

        只是本来挺惊恐,挺吓人的,被他自己给玩坏了,玩的太有喜感了!

        只见,来的骷髅,竟然,没了头,两个骨棒子胳膊,骨节手掌,跟扔球似的,一上一下的,抛着他的骷髅头……

        我直接快无语了,“大哥,你能不能像个鬼,专业点啊?吓人,不是你的本分啊?你这套表演,也太惊喜了吧,老大!!”

        那个骷髅,听见我说话,一下停下步子,两手一下把骷髅头按回去,“咔咔咔”,他还来回转了好几圈,结果我一看,又给我搞笑了,连鼻涕泡泡都挤出来了!

        “大……大……大哥,你把头按反了,脸都朝后了!”

        “咔吧”,他一下把头拧正了,一呲牙,道,“孩孩,谁跟你说的,鬼一定要吓人?像我,又可爱又好玩的,多好啊!”

        我“哈哈”又给他整笑了,“老大哥,你老雕了耶!真是天下第一鬼才耶!!”

        骷髅“嘎嘎”,又是一呲牙,“那是,本尊可是人见人爱的网红,超级背景板,绝对的好银啊!”

        “噗”,我直接笑的捂着肚子,眼看站不住了,“你还网红,你网黑还差不多……”

        “哎呀,娃娃,你别不信,我给你瞅瞅……”

        骷髅“咔咔”一个弹指,虚空开了一个屏幕……

        屏幕上,果然,好多的合照,自拍,摆姿势,都有骷髅的身影,有的女生,是单独手捧着骷髅头,拍的合照,有的是好几个女生围着他拍照片,还有搂着他膀子拍的,还有给他比着剪刀手,胜利手势的,还有比心的,差不多骷髅,都是妥妥的c位,主角——他就差开口唱唱“我是小蜜蜂呀,开在花丛中啊”了呀!

        我冲他一比大拇指,“老鬼,你占尽天下美女的好事,真给鬼涨脸了!”

        “嘎嘎,那是,本尊,最爱美女了,每天陪在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不同的美!”

        骷髅说着,一抖,竟然散了架,摊了一地!

        骷髅,通体泛着象牙黄的色泽,一看,就是被人长时间的盘过,摸过,组装拆卸过千百遍,因为,那些小关节,接头,都松了,磨娑的圆润无比!

        后来我也去亲眼看过这具真实的人体骨骼,他很受医学院女生喜欢,可以说是镇院一宝,出镜率最高,最上镜的男主!

        而且,还是整骨系的第一实验对象!

        他自己一点点的,把自己的骨棒,装起来,“唉,老了,骨头,都不结实了,整天的掉,麻烦!”

        我说,“你可以打钢钉,上上钛合金的。”

        骷髅“咔咔”,扭扭脖子的关节,“我还是喜欢自己原装的,骨头上,钻孔,上螺丝,想想,就好疼啊!”

        我掏出烟盒,“要不要来根?”

        骷髅一摊手,“我这浑身上下都透气,存不住啊!”

        我自己叼起一支烟,“想了,就请把她点燃,我把她含在唇间,吸入肺里,装在胸口,靠心的位置……”

        骷髅冲我一勾手,“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试试了,不过我是让你看看你说的肺!”

        随着他一招手,凭空出来两个人肺。

        “卧槽!”我看见第一个肺,直接惊呆了!

        因为,那是一个烟肺,里头都黑了,就像煤炉子的烟筒,里面挂满了烟油子,要想洗干净了,起码得加上半袋子碱粉,再配合着钢丝刷子,热水,透洗它十遍八遍,兴许能洗白了,不过也就泡胀包,磨透了气了!

        而第二个肺,则是粉红色的,很嫩,看着都想做成夫妻肺片,沾上红油,来上一嘴,太得劲了!

        这世界,好看的,谁也爱!

        这世界,长的丑的,都缺爱!

        只是到了骷髅这儿,因为他是唯一的,反而成了人见人爱,朋友圈晒图,炫耀的资本!

        而那两个人肺的标本,后来我也见过,是泡在透明的玻璃瓶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