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31长生法术

31长生法术

        这次南疆之行,交到了老魏他们这帮军方的朋友,算是不虚此行!

        回来后,孙艳喊我和她包饺子吃,荠菜鸡蛋豆腐木耳香油调的馅,还有梨木烤肉,自酿的梅子酒,真是吃的好,微微的醉意,美美的!

        临走她说,“小弟啊,姐有个朋友,你帮他去看看呗,行不?”

        “只要有钱赚,我没有不行,为了五斗米,弯腰低头,应该的……为了生活,就是该支棱时候支棱,该趴下的时候趴下,能躺着就别起来,哈哈……”

        “那行,过几天,我让他去找你……你路上慢点,我也要回去卧倒了,嘻嘻……”

        第二天,早早的,一个男的,就找上我了……

        他长的还行,看打扮,就是一个弄文化的人物。

        我跟他去了他家,才知道他是个有点名的砖家!

        老黄,他是一个搞收藏的,而他收藏的比较小众,砖头,瓦片,他弄了不少,搞了好几个架子,还是红木组的!

        我围着架口转了转,不由得一吐舌头,心话,“这博古架子,可比这些烂砖头值钱了,整个一买椟还珠啊,这货不会是给人家洗银子钱吧!”

        屋里落了一层薄薄的细灰,像是有点时间没人收拾了。

        老黄烧水,弄了俩茶缸子,闷了茶……

        他这个豪爽劲,我喜欢!

        因为我也好大缸子喝茶,俗话说的牛嚼牡丹,牛饮,就是说的我们吧!

        老黄灌了一大口,“吴小哥,还得麻烦你……我前阵收了一个件,一块据说是秦砖,家里就出了怪事了……”

        “什么样的怪事啊?……这屋里是有点阴,可还算正常,古物,老古,都有年代印记……”

        “嗯,我这个人吧,喜欢熬夜,以前家里很清静,可从有了这个砖,晚上,我总觉得有东西在活动,还有我不断的做梦,梦到各种各样的人,都是古代人,就像有人给我放电影,讲故事,还是每夜每夜的,这天天不重样的讲,我直接消化不了,顶不住啊!我胆子不小,可我喜欢静静的,这个乱法,我直接绷不住啊!”

        “嗯,这样啊……那你是让我请他走,还是净化一下?”

        “我觉得相识就是缘分,这个砖,我让给你得了!”

        “也行,那价……?”

        “我五万收来的,你给我一半,行不?”

        “二五零不好说不好听的,我给整起来,三万,我拿着它!”

        我捧着这块砖,从老黄家里离开……

        这种古的东西,一般人玩不起,一个是得趁俩钱,一个是得有气运,能镇的住才行!

        古董,旧的东西,都沾着前人的气,也可以是好运,也可以是霉气,甚至还有煞气,邪气,那沾抹上,放在家,带到身上,就有麻烦了。

        而我,这个守夜的,邪气的见多了,有瘾,越是稀奇古怪的玩意,越是想弄个明白,我就属于那种好奇害死猫的人,说白了,就是喜欢找事,找不肃静!

        来到我的库房,小铃铛还是抱着坦克炮筒子荡悠悠的,小碎花的裙子,飘飘的,真好看!

        黑猫花花,打赢了一局游戏,在地上乐的四个爪朝天,打滚……

        画鬼,竟然迷上了素描,可乐也换成了雪碧……

        我冲着他仨一招手,“来,看看,我给你们弄了个新朋友,这是老秦家的砖!”

        小铃铛一下蹦到我的背上,“叔叔,这个砖里头有个人,他一股味儿……”

        黑猫花花,也踩到我肩上,“主人,这个,你拆了人家的城墙,弄来的吗?”

        画鬼哆嗦着摸了一下砖头,“这个家伙,有年岁了,二千年了,还活着,这世上真的有长生不死!”

        我一愣,“什么?这个砖有生命?”

        画鬼摇摇头,“不,它是死物,可里头有人的魂,等于他们一体,不就是活着,还存在了二千多年,这是永生之法啊!”

        我想了想,“我明白了,你说的长生不老的秘诀,就是转换,借体……可这样的存在,也太可怜了吧,舍了人体,变砖头,这个交换法,也太搞了吧!”

        画鬼又说,“也可以变成松树,龟,那个寿命长,选一个,就可以了……”

        我叹了口气,“我还是做个人吧,做颗千年的古树,千年的城砖,千年的站立着,千年的孤独,千年的风霜雪雨,我怕我也受不了!”

        画鬼点点头,“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交换,没有谁可以投机取巧,看来,长生的代价,就是不能做人……”

        突然,那块砖,一震,竖起来了……

        他竟然开口说话了,“诸位小友,好啊……吾有故事,汝有酒否?”

        我乐了,“奇妙的石头会唱歌,你这个砖头能说话,挺行啊!”

        画鬼提着一瓶子啤酒过来,“这个酒老好了,北冰洋,看看这可是白熊国的贡酒……”

        我被画鬼给整的都不会了,他这人间的大忽悠都整会了!

        黑猫花花也是一呲白牙,“喵喵,一股骚味,不好喝……”

        小铃铛也一皱她的小鼻子,“喝了头晕晕的,我的快乐,可以分你一杯……”

        砖头蹦了两下,“什么是能喝的快乐?仙丹?”

        “快乐水,叫它仙水也行!”

        “那就来一壶,饮来!”

        小铃铛给倒了一杯可乐。

        “嗯,这个杯子,纸做的,好神奇啊!”

        砖头一碰杯,吸干了饮料。

        “此里头,可是仙气,元气,此泡?”

        我笑道,“干冰,二氧化碳,用在舞台上释放,确实有仙气的视觉效果,你说的也对……”

        砖头嗝了一下,“那个白熊国……啤的……再来一杯,可?”

        我点点头,“喝完这杯,还有三杯,酒管够,只要你有故事!”

        “吾有故事,汝有酒,有良朋在侧,巨可,幸甚!!”

        三杯过后,砖头平了下来……

        突然,一道光,打在墙上,无数的古人在走来……

        画外音,一个男生,娓娓道来……

        “上古有陶,秦有司俑,唐有三彩,宋瓷元青花皆有名……”

        “吾是秦帝驾下司俑,三军兵俑,皆为吾之督造,每一俑,各不同,每一俑,都是一个精卒所化炼……”

        “三军精英,皆为陶俑,而人间,则少了三军,所以,秦之亡,乃吾秦帝先弃之,吾之帝王,好道,求仙,求长生,求天上地下,皆为吾帝所指挥……”

        我听明白了,心说,“秦始皇这野心也旷古绝今,人间一帝,他已经不满足了,他已经掌握了长生,窥到了天地的缝隙,遣派徐福海外开辟仙土,派司俑造兵马俑开辟地下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