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34变美

34变美

        我在前台做了个登记,预约了个疤痕修复的美体项目,然后我就借口去卫生间,离开了。

        我沿着走廊,看着照片墙,竟然还有几个寒国的专家的半身像,挂着不少名头,称号,某某国大学毕业,什么博士,某院特聘等等,很高大上的样子。

        寒国,作为一个医美整形大国,批量生产人造美女的地方,确实是有点道行。

        我在厕所放了个水,洗了把手,换上隔离衣,继续探查这个能让人变美的地方……

        这里每层楼上,都有安保,而且还有几个女保安,也是高高爽爽的,很靓很有英气。

        财务室,和大客户室,挨着门,我随着人,跟进去……

        我要找一下老帅哥她老婆的资料……

        我偷偷的躲在女财务背后,看着她操作电脑,记下她的输入密码,然后等着机会……

        终于,她站起来,打了一个哈欠、舒伸,活动了一下,出门向走廊头上的洗手间走去……

        我心里一乐,“哈哈,你出去,换我来玩一下电脑。”

        我飞快的滑动鼠标,按照名字开始找……

        果然,四年,三年前,有两笔钱,打到账上,只是显示收费的项目,不是美容美体项目,而是定金,预付款,数额不大,加起来一万不到。

        我一皱眉头,“不对啊,一个人整体变美了,这个费用也太低了!”

        我继续滚动着电脑数据,飞快的滑动着……

        这时,那个女财务,一溜小跑的进了门……

        她看着那台无人的电脑,自己滑动运算的账本数据库,一愣,“这机器自己,是中了病毒了?还是被人远程控制了?”

        她赶紧一把扯下电源线,关了电。

        我又悄无声的进了大客户室,继续找档案……

        这时,两个安保,一个搞技术的,跑了上来,应该是那女财务通知了他们。

        我笑笑,“反正你们看不见我,我也没偷啥,只是看看,有啥了不起的!”

        我翻着档案本子,没有看到老帅哥他老婆的照片。

        我想了想,“她既然来过,还付了费,怎么没有底,没档案?这有问题啊……”

        我一边走一边想,来到卫生间换了隔离衣,突然想到了!

        我拍了一下巴掌,“寒国!”

        我出来跟前台笑笑,打了招呼,看到前台保安,也没在意,我就闪人了。

        我在一个僻静的花园,给老帅哥打了个电话,“我推测她在这里约了,转去了寒国做的全套美容整形,四年前,三年前,你查查海关,航空,应该有她的记录……”

        老帅哥沉默了一下,“不太好查,时间太长了……”

        “嗯,你可以查查寒国那边的价格,我听说这种大项目,大整的手术,少说几十万起步,上百万的都有……”

        电话那头,一声叹息,“唉,四年前能花几十万做的手术,真是好算计……”

        我放下手机,也是心里一寒,“一个人,一个女人,为了一个人,为了一个男的,改头换面,给自己全身动刀,这也太狠了吧!”

        我想起了变脸那部电影,还有聂政那个故事,为了你,脸不要,漆身吞炭,只为报仇!

        很多人知道,那个唱歌的黑人,都可以把自己从黑漂成白,这种美白的技术,很早就已经上市了。

        那么我可以推断,女人服和美容院,属于后续的养护,或者是另一种盈利模式。

        我又回到女人服私人订制,我在公厕换上隔离衣,今天我要弄明白里头的秘密。

        我刚一进门……

        “欢迎光临!”

        这一声门铃响,吓的我站住了,“我被人看破了?!”

        这时,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的,看看门口,自言自语的,“没人啊,这门铃咋自己响了?”

        我也一下明白了,“他看不见我,只是门铃的红外感应有反应。”

        这我就不怕了,我尾随着那男的进去……

        我就一直在他背后藏着,摸着,看着……

        里头有个工作台,放着裁剪工具,尺子,粉笔……

        我在他背后,捻起那张皮子……

        我一下子怒了,因为这不是普通的皮子,这根本是人皮!

        这个裁缝,应该是个缝皮匠,剥皮师!

        怪不得他的衣服,不是大牌,还卖的这么贵,原来是材质不一样,根本是独家独行的买卖!

        我又连着摸了,看了,挂衣架的,模特身上的,十几件套的衣服,都有人皮拼接的图案,花色和点缀。

        我在那个皮匠背后,一伸手指,戳中他的昏睡穴,“该死的下作玩意,睡醒了等着坐牢吧!”

        我出来门,气的手都有点哆嗦,我掏出手机,给李麟发了位置信息,“这里,带人来,封了他,查他的底,快点!!”

        我继续去美容院,我已经想到他的秘密!

        我没有换掉隔离衣,就跑了起来,连续撞了几个路人,而我还下意识的跟人说对不起,结果差点吓坏了人家,只有声音,没有人影,这大白天的,谁遇上听见也得懵!

        我一下进了寒美养生美容院,径直进了包间,我也不管有没有人在做美容,我要找到那些美容养颜的精油,护肤霜类。

        越是浓郁,越是奇效的,越有古怪!

        我打开恒温冰箱,大冷藏室,一盒盒的油脂,标着特效,独门秘方。

        我打开盒子,闻了闻,很特别,手指捻了捻,很滑,很细腻……

        这种动物和植物花香混合炼制的油脂,我很熟悉又很陌生,我不记得尝试过这种味道。

        带有股奶香,甜味,像极了小朋友的味道。

        我猛的想到了,“人的油,减肥吸脂手术,抽出来的油脂……”

        我几步走到门外,僻静处,给李麟打电话,“快点,再来两队,这边寒美养生会所,他们使用了没有产地、没有名称的动物油脂,做成了护肤品,我怀疑是人油熬的!他们的合作方,供货的上家,是医美千千整形医院,手术后的医疗废弃物,人体组织,都能当钱卖,这个你们得狠狠的管,查查他!”

        我接着又给老帅哥,打过去,“你赶紧报警,摁住你老婆,她的事大了!”

        我又回到美容院,我一跺脚,掐了个诀,念了一句符咒,“安魂咒,又叫平安之法,听见的人,都会脑子一片空灵,跟睡着了一般,无知无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