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35老孙的耳朵

35老孙的耳朵

        寒美养生和美人服私人订制,因为我的加入,几乎没有人逃了,现场的全都掐着摁了,唯有医美千千那边出了状况,有人跑了……

        后来李麟跟我说起,我才知道,美人服的老板,只是收了医美千千的人皮,自己加工成衣,皮具,卖钱。

        寒美养生则是从医美千千那边收购人体油脂,还有骨粉,骨片,用来加工成美容护肤的霜,露,脂油,和口服的骨粉,营养液,骨头饰品,挂件,护身的骨符,来捞钱。

        医美千千,就更厉害了,他们的换脸术,都形成流水线了,他们跟一个养猪场,合作,养了一种特别的白色小猪,只取一年的猪皮,做成一张张人脸皮,甚至整张的皮子,冷藏起来,等有需要换脸换皮的,他们则是推荐成一种高科技、新材料新工艺合成的皮子,给人使用,猪皮卖上天价,钱,大捞特捞。

        那些骨粉,骨片,都是从人身上磨下来,切下来的,因为,大批的网红脸,都是尖下巴,而很多人,都是国字脸,圆脸,方脸,所以得通过磨切,才能塑型。

        而这些手术后的废材,医美垃圾,他们作为商人,能换钱就不会扔了。

        好像还有人流的婴儿组织,胚胎,也卖了一些,到底是个别的人弄去,养小鬼,还是熬尸油,具体我也没问,也不太好管。

        再说,王虎又找上我,一起接了个活干。

        老孙,才买了一套房子,位置有点偏,小二层楼,算是个郊区别墅。

        因为是新房子,他就直接装修好了,一家人住进去了。

        平时三口人都在家,啥事都不出。

        只是他老婆儿子,都走了,他就有事。

        因为他儿子在市里上班,所以大部分时间都不回家,而他老婆,也是,平时住在市里的旧房子里,只有周末,或者放假,才回来住。

        而老孙的工作,却离着郊区近,就只能住在别墅了。

        所以,一到了夜里,他就听见怪声了……

        他跟他老婆孩子,说了,全都不信,都以为是他累的出了幻觉幻听。

        后来他也干脆不说了,单独租房子住,等老婆孩子回来,再回大屋住。

        发出的怪声,其实就是有哭声,都是半夜里开始,一哭就是半宿,他问人家邻居,都没听见的,只有他一个人,听见鬼泣。

        王虎点点头,“嗯,鬼也怕恶人,你是体质问题,天生的属阴性人格,这是天分也是缺陷。”

        老孙苦苦的一笑,“我倒不是怕,主要是影响我睡觉了,我这人比较感敏,有点动静就醒,他一哭,每天夜里,声音都不重样,我直接受不了啊,这睡不好,白天还上班,太累了,熬的我直接够够了!”

        我说,“这新房子,按说不应该啊……”

        王虎说,“不是房子的事,这搞房建的,都找人看了,就是有坟,也挪窝,请走了,我觉得他属于招鬼的命,或者说,天生的顺风耳,千里听音的一类人……”

        老孙愣了,“啊,那还有治吗?!”

        “你可以少喝点酒,或者吃点帮助睡眠,安神镇静的药,再不戴着耳塞,耳机啥的,试试……天生,胎里带下来的病,都不好治……”

        我说,“今夜我们看看,这种爱哭鬼,能收了就给打发了。”

        王虎点点头,“哭丧鬼,调皮鬼,属于小鬼一类,他们时间到了,就自己散了……”

        我说,“我以前有个朋友,就遇到过捣蛋鬼,他是个画画的,他图清静,租了一个老宅,搞创作……结果,一到晚上,他睡着了,就出事,他明明在里头床上睡的,早上醒来,不是在地板上,就是在外屋,甚至有时候还光着身子,睡在天井里……明明睡时,好好的,醒来,身上,不是青一块就是浑身疼,有种被打了一顿了感觉……还有次头发跟被啥啃了似……”

        王虎笑道,“鬼剃头,鬼抬人,鬼玩人,你那朋友被鬼嫌了,人家住的好好的,他占了人家的窝,人家不吓怕他,就是折腾跑了他。”

        “是啊,可我这朋友天生的犟种,傻大胆,你艹花我,捉弄我,我就偏不挪窝,偏不走,你只要不弄死我,我就弄了你们,他就是那种挺能豁出去的人,认准了,十头牛也拉不住他!”

        老孙插嘴道,“后来咋样了,谁干过谁了?”

        “我朋友把鬼干跑了,他本来是画风景,搞油画的,后来改成画人物的了,他最善画钟馗,关公,赵云,秦琼,各种天师,罗汉,神仙……”

        “哈哈哈哈,真有才啊,他画上一屋子神,狠人,那个鬼还敢惹他……”

        “嗯,是,他一般画的画子,都是讲缘分,没个正价,都是看着给,甚至他看你好,纯白送!”

        “厉害,随性,有道行,是个人物,我都想认识他了。”

        “他喜欢关起门画,有时候,好几月成年的联系不上他,我有时都怕他死屋里了,画起来了,不管不顾的,疯起来,你不陪他疯都不行。”

        “唉,搞艺术的,就指望着灵感活着,比我们正常人高上一大截,我们为生活而生活,人家是为艺术而献身,一笔画出一个世界,一笔写尽人生百态。”

        老孙指指我们,“你们也不是一般人啊,抓鬼拿邪,这种危险的工作,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

        王虎笑笑,“老孙,你也不差,你这耳朵,也是一门技术,一般人没有,包括我也练不出来的。”

        老孙苦笑道,“在世上,听见的多了,知道的多了,也不是啥好事啊。”

        “嗯,你得学着适应,能人所不能,方为能人,对吧!”

        老孙一摊手,“我还是做个凡人,安安稳稳的,就相当的好!”

        “呵呵,都说,人心无足,你倒好,正好反着,你厉害!”

        老孙摇摇头,“有多大的脑袋,戴多大小的帽子,人得知足,懂进退,贪多嚼不烂,太贪都没有好下场……”

        “你这心态,这得经过多少事,才修炼出来,一般人,可达不到,这世上,多少人,不是,有便宜不赚是傻蛋,吃了这顿想着下一顿,不偷不摸日子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