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5殿堂级的“人物”

5殿堂级的“人物”

        后来我才知道,学院里,学生的圈子里,早就有的传说,“南院四大王者,金的古诗,清的骨感,十二句诗,一万刀子”。

        这听上去很有诗情的顺口溜,用谐音字,换一下关键词,就成了这样了:“南楼四大亡者,金的古尸,清的骨干,十二具尸,一万刀子!”

        医学院南楼四大镇院之宝,骷髅,十二“人”体,一万片的“人”肉,都亮过了,最后的殿堂级的“人物”,古尸,该出场了!

        一阵风吹,月光被一片黑云遮挡,天地间一下暗了……

        我不由的站直了,握紧了拳头,头发都竖了起来,“我c!什么个意思?这得多大的阴气,能够改变局部的天气,遮住月亮?!”

        我的惊诧还不来不及,惊吓就来了!

        一个黑影,“忽”一下子飘了过来……

        阴冷,拔凉的寒气,腐气,直刺口鼻,冲头!

        一具干瘪的尸体,跟我对着脸,瞪着眼!

        干尸,也可以说是一种“地宝”。

        形成干尸,一个是地穴的环境,温度湿度都恒定;还有,就是棺椁的密封技术;再一个就是“主”家得有势力;起码,生前沾着王侯贵族一类的血统,要不然,前面的两条,龙脉点穴,好的阴宅,聚阴地,一般人知道也不敢埋!另一个,棺椁,就是豪华套装,里头的叫棺材,外面的叫椁,普通人,一口上好的材,都要攒一辈子,棺材本,也叫老钱,棺材本,足见好的材,钱少了,根本置不了!

        考古界,有记载的干尸,都存在国家级的博物馆里,像木乃伊,他的传说,都拍成了电影。

        我直接惊了,长了这么大,头一回,见到“活”的干尸!

        这老家伙,气场很足,干瘦的,跟肉筋香肠似的胳膊上盘着一条毒蛇,嘶嘶的,吐着芯子,肩头上,还有一只硕大的金蝎子,在舞钳,翘着毒针尾刺!

        老“干子”,干巴手掌,还捧着一个白的兔子,一头缺了半脑的中华田园犬,不离其左右!

        我哆嗦着手,冲着老“杆子”,一拱手,“老人家,外面风大,你可稳当点儿……”

        老“千子”,冲我瞥了一下,“哼”了一声,似乎跟我个看门的说话,很掉价。

        也是,曾经的王侯贵族,看门的,不过是个小小的下人,他怎么会正眼看待?

        这个南楼,仿佛他的宫殿,而我就是一个小厮,一个黑衣值夜的。

        他只是巡了一圈,跟我朝了朝面,就一下闪没了影……

        我抹抹头上的汗珠子,“ch!这学院里,真是藏龙卧虎,什么大鬼,都有!这一晚上,这百来块钱的工资,不好挣啊!人啊,真特码的,事难干,钱难赚,花好花……”

        “呲啦呲啦”,对讲机,一阵电流响,后来,我知道了,这是安保间的一个暗号,意思就是有领导过来了!

        接着,桌上的座机响了……

        我急忙接起来,那头却挂了,我一头雾水,“难道打错了?还是故意吓唬人玩啊?”

        这阴测测,静到死的楼里,冒不起的夜半铃声,能吓人一个腚顿!

        后来,我知道了,这电话,是领导查岗,超时不接,意味的上班睡觉偷懒脱岗!

        我无语了,“领导这是夜里起夜,还是输了牌,喊我们值夜的起来尿尿啊!”

        领导们,白天事少,夜生活很丰富,牌局,大酒,熬夜,跟我们一样,负责,也很辛苦。

        我坐下,这时,一群实验过的兔子,鸽子,扑棱棱的,飞过……

        到最后,出来的,是些医学垃圾,医院手术后的残体,什么硬化的肝叶,切掉的手指,锯掉的腿,割下来的盲肠……医学的手术器械,就跟木工用的斧子,锤子,轮子锯,凿子等差不多,只是更精细,材质更好,切口更细,误差更小而已!

        那些钳子,镊子,凿子,都是最好的医用不锈钢,食品级的合金所制,极轻,又极耐腐蚀,还很值钱!

        还有实验皿里培养着的癌细胞……这是人体里,最具侵略性的细胞,它吞噬,复制,改变,正常的细胞,实验室的研究员,都把它忘了,就像人忘了浇花施肥,培养的细胞,只有癌细胞是活的,别的都被它吞噬干净,变成了它的营养!

        前面跟着干尸出来的金蝎子,就是一种癌症的测试药物,沙漠金蝎,扎针捕猎,一次只有一滴毒液,它的毒,是两种癌细胞的检测剂。

        还有那条蛇,来自南美,是黑矛头蛇,它的毒液,是一种癌症的靶向药。

        这两个动物标本,都泡在透明的瓶子里,用药喂着,跟实验室的其他的器官,摆满了架子,柜子……

        蛇毒,蝎毒,再毒的东西,只要控制量,也是最好的药物!

        只是手工挤毒,很慢很危险,量很少,所以,这些药很贵,一斤就得快上亿了!

        阴气,阴物,控制住了,也是最好的帮手,法宝!

        阴符经,鬼谷子,兵者,诡道也,阴谋诡计,这些告诉人,控制住鬼和阴险的东西,就拥有了强大的战力!

        而我,作为一个守夜的,不是面对阴气,就是在阴暗的环境里,所以说,我不强大,就干不了这行业!

        等到了头遍鸡叫,也就是三点半左右,所有的阴气开始下降,阳气开始复苏……

        我这一夜也算是安全过了大半,剩下的就是熬到点,下班!

        人就是这样,永不知足,守着月亮星星盼日出,守着日头白天,盼星星盼月亮盼黑天!

        对讲机传来,“南楼,北楼,换一下岗!”

        “南楼,收到,明白!”

        “北楼收到!”

        安保一般,一到两小时换一下人,一个是起到流动性,积极性,一个就是让你睡不好觉!

        所以,守夜的,睡觉的时间都是碎片化,既要不能被领导逮了,还要趁机眯眼休息,最厉害的人,随时可以入睡,随时可以醒,真的是一种修炼,一种本事!

        五分钟睡着,十分钟的深度睡眠,二十分钟开始苏醒,三十分钟可以弹起,这他马的也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