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8夜半鬼探头

8夜半鬼探头

        新人到了新的单位,惯例是,做的差不多都属于最累,最难,别人没几个愿干的活!

        我也不例外,这不刚下了夜班又打了联班,上了黑加白的,二十四小时的通班,再加上开会集合的时间,我正好挪活了二十五个小时,才收工,直接把我累熟蔫了!

        我捋着后腰,“艹他那好的,直接累挺,累死了!累煞爷的老腰了!”

        临到最后,我连说话的劲都懒了,冲着班长,主任,晃晃手算是打招呼了!

        我一溜烟的到了家,瘫在沙发上就完事了!

        “哎呀,明明很累,可就是睡不着,这可咋整?”

        我摸起手机就开始撩上了……

        很快,那个雅萍学生就被我戳哄的进了门……

        我直接爱了,不装了,一下就要开始男人的攻击性,攻城叩关……

        我听到哭声,不由的停了手,我看见眼前的丽人,她竟然流泪了……

        我一下子,心,凉了,“不好意思……”

        我给她披上,被我刚刚暴力弄坏的衣服,就闪到了卫生间。

        等她收拾好了,我送她下楼,在站牌那里,她跟我说,“哥,你是个好人……”

        我“呵呵”笑了,心说,“我宁愿是个该死的坏蛋,也不要做你的哥!”

        我站着,我看着她走掉,消失不见,再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

        情场失意,大梦一场,我一下睡到后半夜……

        突然,“哒哒哒”,窗玻璃有响声……

        开始我以为是风刮的响,可它竟然没完了,敲上瘾了!

        我一下子窜起去,就看见窗口两鬼还在敲打着玻璃!

        我掐着腰,对着俩探头探脑的鬼,就凶开了,“你俩不钻地下凉快,扰人好梦,是不是不想活了?!”

        骷髅架子老白一呲它的牙,做了鬼脸,“开开让我进去啊……”

        百年干尸老干巴,也皱着他一张比死人还死人的鬼脸,“进去说行吗?咱别吓着邻居啊。”

        我想想也是,就拉开了窗子,“你俩放着大门不走,好好的爬我家窗户,有毛病啊!”

        俩鬼跟着我进了屋就后悔了,直接站住不动,得得上了!

        为啥啊?因为在我家的餐厅,围着餐桌,坐了四位爷!

        那四位啊?

        第一位,神爷!

        第二把,垒爷!

        第三呢,宝爷!

        第四座的,德爷!

        四位门神虎爷,正在搓麻将呢!

        我家别的不多,就是神多!

        他们晚上没事都喜欢扎堆!

        俩鬼,遇上真神,直接不够看的!

        我冲着俩大鬼,“坐啊,一起玩啊,我要去睡觉了!”

        上首的神荼,神爷,开口了,“两位小友,别客气,随意啊。”

        最下首的尉迟敬德,德爷,大黑脸,一瞪眼,“怎么个意思?还要给你俩伺候到跟前才坐啊?”

        俩鬼,直接都不会话了,那敢瞎几把动啊!

        “刷拉”,厨房的推拉门,一响,又出来俩爷!

        “看见我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来,排排坐,吃果果!”

        老干巴,老白,又看见俩神,灶君老爷,财神爷,一手托着一个果盘,笑咪咪的就过来了!

        老干巴,老白,好玄没给吓的活了!

        他俩看看我,心说,“吴夜,他夜哥,还有谁,哪位大神,一起出来好吧,俺胆小,怕吓!!”

        我乐了,说,“好像今晚上就六位神爷,观音娘娘,笑笑爷爷,他俩没来!”

        老干巴眨眨眼睛,突然懂了,明白了……

        老白也反应过来了,冲我也“卡拉”一个点点头……

        是啊,家里养这么一堆大神,不挣钱,不守夜,真伺候不起啊!

        我的家啊,是白天清静,夜里太难熬了!

        人多了不干活,神多了,我的活也多了!

        外面神鬼论道,我在屋里上网找事干。

        夜网,是一个神道的网站,上面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事,图片,文字,链接,很全乎!

        我点开了一个贴子,上面是个招聘临时工的贴子,附着几幅山景图,还是夜景的,很诡异!

        我按照留的号码拨过去,很快一个微信号发给我,“加我,详细,微聊!”

        我加好了,对面很快把价格资料给我发过来。

        “押金二十,日结,一天二百,完活结算,一万起……”

        我付了押金,那边开始推图……

        我把资料看完了,图片放大,仔细的研究了,点点头,“这个事,有搞头,看来挺凶啊!”

        对面发了个红包,“拜托大神帮忙!”

        我回了句,“明晚我过去办!”

        图片里的山,叫小鼎山,最近出了怪事,有俩个夜里上山的死了,全是猝死,尸检分析,一个是脑出血,一个是急性心梗!

        医院,警方,出具的报告,很统一。

        而我看见的,却是一个被爆了头,一个给穿了心,分明是枪打的!

        对了,应该是被鬼狙了!

        这种玩枪的战鬼,很罕见,而我曾经见到过一个!

        我做好了计划,睡了一个白天,又满血了,为了验证我的判断,我换了摩托,带着俩鬼,上了山了。

        老干巴,老白,吃了我的,怎么也得付出点吧!

        很快,我爬上文笔峰,指着对面的山上,“那个天线塔,你俩过去探探路,小心点儿。”

        老白一摆头,“那里很阴,绝对有大厉害!”

        老干巴也抽了抽鼻子,“很重的杀气,像是藏了死士……”

        我低头看看夜光腕表,“马上十二点了,他应该快了……”

        果然,随着指针指到零点零分零秒,对面的山上,一座敌楼碉堡,凭空出现了!

        还有一个鬼,一手扛着枪,甩着步子,一点点的,露出全身……

        俩鬼看着那闪光的刺刀,军靴,直接懵了,“夜啊,这是职业玩枪的死战士,我们不会啊,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啊!”

        “是啊,这个鬼,他的任务就是死守这个楼,卡着这个山头……”

        “他看见我们了,正瞄准呢……”

        我晃了晃手里的火机,烟头,“传说,一根火柴不能连着点三支烟,还真是啊!”

        “什么意思啊?”

        “我刚刚摁了一下火机,点了一支烟,最后含在嘴里,正好三个动作,对面的枪,就瞄到了,厉害啊!”

        老干巴一下趴地上,“那赶紧躲啊,还竖着给他当靶子啊!”

        我“呵呵”笑了,“放心了,出了他的射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