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重生文学 > 我是一个守夜的 > 9枪魂

9枪魂

        我看着对面的岗楼鬼战士,心里有了计划,冲俩鬼摆摆手,“走了呀!”

        他俩还在发懵,“不再看看啦,这活还没开始干就走啊?”

        我一翻眼珠子,“看个瞎劲啊!你俩能弄他啊?!”

        老干巴吓的赶紧一摆头,“我可没那大本事,人家是玩枪的鬼武者,我就一干巴老害头,上去也是填命送人头的。”

        老白也一摊他的枯枝似的白骨爪子,“我倒想弄他,可是手里没家伙啊。”

        我乐了,冲他一比大拇指,“呵呵,你,牛!行,会说话,懂事!……走了,我去给淘换家伙,你俩合着弄他!”

        我骑着摩托驮着俩货回了家,把车停好了,掏出钥匙……

        老干巴看着我开车库的门,他指指,“……这地下,里头你竟然藏了真家伙?”

        我抬腿轻踢了他一下,“我有病啊,家里藏枪,找刺挠让官家逮啊!我提车好不好!!”

        我拽开车门,跳上我的七手大越野,“别傻了,都上来,咱去找枪!”

        俩鬼窜上了车,兴奋的跟孩子似的嗷嗷叫,“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咱也坐上大洋车了!”

        “是啊是啊,这座位还是皮的,真大气真宽敞……”

        “哎呀,你俩别瞎叨叨了,就一个破吉普,至于吗!”

        这台老车,我嫌哈油多,平时几乎不开,顶多,出远门有事才拖出来走一遭。

        现在要去的地方有点远,还偏,所以就只能开车去了。

        黑漆漆的,连绵的大山沟里,有一处北方兵器集团的一个野场子,现在已经废弃不用了,土堆,破轮胎,沙袋,壕沟,大坑,荒草,树木,山头,很荒凉,很空荡!

        我住下车,“下来吧,这里有不少好货!”

        老白突然一拍他的骷髅头,“……我知道了,这里,是兵器的坟场,就像那个剑冢似的万剑坑,对吧?!”

        我被他给逗乐了,“厉害啊,都知道剑冢了,看来没少学习,看闲书看小电影啊!”

        老干巴也一举手,“前几天,我俩才看了风云,霸刀,绝世好剑,火麒麟,啥的,真好看……这里不会有剑痴坐镇吧?”

        我“哈哈”笑了,“还剑痴剑仙,这里是枪冢,有的可是枪魂好吧!!”

        我掐诀顿足,“……出来,不想继续埋没的魂器,就亮亮相认个主!”

        随着我的咒语,尘烟四起,泥土翻起了浪花,无数的枪械,雷子,一点点的,露了出来……

        各种长枪短火喷管自动半自动带腿不带腿的,整个一个枪械博览会。

        这里销毁过成千上万的军械弹药,有的是拆解的,有的是引爆的,有的是燃油烧毁的,有的是上锈老掉埋了的……

        这个兵器坑,开启有时间限制,我一指,“赶紧,你俩下去,挑几件趁手的家伙式!”

        老白俩货,“扑腾扑腾”就蹦下去了,男人,做了鬼,也照样痴迷武器,想拥有一杆自己的枪!

        枪火,可以给人提供武力,增加安全感,它也是权力的保卫者!

        老白竟然挑了一枝魂枪,是带提把的机关,肩上还十字挂了两个弹链。

        老干巴则扛着一杆自动步。

        我拍拍手,“好!厉害!挺会啊!来,我再给补充一下!”

        我也跳下土坑,摸了一杆狙,一把五联喷子,掐了几个雷子。

        “给,机枪手,也是神射手,这狙你的第二武器!这雷,一人俩,揣着!这把喷子,老干巴,你背着,这可是近战破门的战锤!现在,我教你们使用,还有战术配合……”

        俩老鬼沉睡这么多年,也该热热身,试试火了。

        “开始自由试射!”

        老白站姿托着,被机枪的连续后座,直接顶了个跟头,子弹全打飞了。

        “玩机枪的,都是大壮汉,你太轻了,压不住把,还是趴着,伏卧,肩膀抵住……”

        老干巴,兴奋的吼叫,“吆吼,真赛啊,太过瘾了!”

        “哒哒哒”,“亢亢亢”,“轰”,“啪”,这里像过年似的,枪响个不停……

        一个小时后,俩鬼直接累趴了,打吐了……

        我摇摇头,“你俩还是欠练!以前,我都是打不完八百发,不能睡觉!还得自己装弹,计时,打精度!你们这乱打一气,还无限火力,省太多劲了!”

        老白的骨头,都震的零散了,我把他凑一起,组装起来,“算了,今天到这吧,枪法,一天也练不出来的。”

        老干巴甩着胳膊,“原来打枪杀人也这么累啊!”

        “呵呵,职业的,都是拿子弹,白黑的,喂出来的!杀人者,人杀之,想要活着,就要对自己狠,比别人更努力,打的枪越多,手感,危险意识才会越强!十万发,堆出一个机枪手,百万发,堆出一个狙击手,上千发砸出一个枪神!理论一样,只有数字不会撒谎!”

        坐上车,俩鬼犯愁了,“那个战鬼,绝对是枪神级别的,咋弄啊?!”

        我咬着牙,狠的一拍方向,“艹,还咋弄,直接拿子弹堆杀他,莽死他了!等你俩练出来,早晚了三秋,啥也耽误黄了!”

        我一边开车,一边联系,发信息,准备我要的材料。

        因为我要改车,做一个移动堡垒。

        一夜无话,我眯到明天,就早早开始摇人,准备……

        上午,陶瓷板,钢板,钢筋,方钢,圆钢,焊机,还有干活的,都来了。

        一台皮卡,也开了来。

        我点开图片,“……各位,就比着这个样式……”

        第一滴血四里的旋转射击塔盾,锅盖头里的悍马车载装甲覆盖。

        这两,拼到一起。

        这把活,所有的装备材料人工,算下来,一万块钱,几乎不赚钱,但我还是要做,因为,这个战鬼,我能收了他,不仅出名,还能起到轰动效应,而我也算在守夜这行里,站住了。

        一时间,火花四溅,电机嗡嗡响,那台皮卡,正在往战车上靠去……

        我觉得,对付一个扛着老式步的鬼,一台武装皮卡,足够碾碎他吧!

        唯一不足的,就是我的俩鬼,他们不是战鬼,只好火力,防护补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