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带着崇祯去流浪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百九十六章:荷兰人的进攻(五)

        想到这里,他连忙让副官率领一个班的士兵,去五华县和大部队汇合,让大部队迅速赶来增援。

        副官带领一个班士兵骑上快马,从后村奔去,在后村唯一一条官道上,杰克逊率领一百名掷弹兵在道路两侧潜伏。

        他们在海丰县被明军打得灰头土脸,在明军之中低人一等,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作战机会,虽然是为明人作战,可都是憋着一口气,要让明人看一看,英伦掷弹兵才是世界最强兵。

        数匹快马从官道上奔来,杰克逊悄悄在道路上放置大量拒马桩,荷兰人冲过来,最前面的一个士兵撞到拒马桩,顿时被扎成血窟窿,发出凄惨叫声后不甘心地死去。

        副官和后面的骑兵勒住马头,正想着应该怎么从这里冲过去,埋伏在两侧的掷弹兵端起步枪,向着道路上的荷兰骑兵开枪,一通枪响后,杰克逊拔出指挥刀大吼一声。

        掷弹兵一百多名士兵端起上刺刀的步枪,往山下杀去,道路上荷兰骑兵已经被消灭殆尽,只有少数人还没有断气,被冲上来的掷弹兵用刺刀捅死后。

        杰克逊让部下赶忙缴获荷兰人的武器,因为聆敬阳只给每人十颗子弹,在刚才的伏击战中几乎把子弹打完,这一次好不容易缴获子弹,杰克逊如获珍宝。

        不一会儿部下给他捧来一袋子子弹,杰克逊一看有数百发,他将子弹揣在腰间,和部下说道:“吗尸体扔下去,咱们在这继续守着,说不定待会还会有荷兰人往这来,到时候都给老子记住,能杀就杀,不能杀的也让要把武器留下,掷弹兵不能没有子弹,都听到了没有?”

        听到

        杰克逊又率领部下继续驻守,这时徐升率领步兵护送炮营进入到最佳位置,数百名英伦步兵和四百明军炮手,以最快速度将后膛炮摆好位置,装填弹药,调整炮口。

        爱德蒙和部下怒吼:“会开炮的,都给我站出来。”

        他以为数百人,至少有百余人会开炮,可最后却是让他大跌眼镜,只有四十余人会开炮,就这些人中还有一半是实习炮手,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德蒙气不打一处,和炮手说道:“我不管你们会不会开炮,今晚给我狠狠地轰,不要在这里丢帝国脸面。”

        炮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装填完炮弹以后,向着清溪镇开炮,第一轮炮火砸过去,二十枚炮弹几乎全部飞到清溪镇以外。

        不仅没有命中目标,还有数发炮弹砸入明军阵地,炸死炸伤数十名左营将士。

        爱德蒙抽出马鞭,向着一名炮手甩过去。

        “还不够赶紧调整炮口,继续开炮。”

        此时,躲在清溪镇的荷兰人猛地听见炮声,又见炮弹几乎飞出清溪镇,温拿立马意识到“扶桑人”火炮力量更强,不能在清溪镇死守。

        他反应能力非常快,下令部队向着扶桑人炮兵阵地前进,可人的速度比不过炮弹速度,英伦炮手和明军炮手在第一轮开炮中丢了颜面,第二次开炮已经调整好距离和角度。

        这一次大部分炮弹落入清溪镇,炸死炸伤数十秒荷兰兵,敌军炮火轰炸得越来越准,温拿有些急,向部下吼道:“不想死的就赶紧上。”

        在温拿呵斥下,数百名荷兰兵端着步枪往前冲。

        在他们前进道路上,徐升帅丙2000名。左营将士,这2000名将士。有一半以上将士使用长枪长矛,剩下一半将士分别是弓箭兵,盾兵和火铳兵。虽然明军武器不如荷兰人,可在和佛山人作战,这种明君也积累到更多的先进经验,那就是利用长枪。越是。长度计就越能够压制装上刺刀的步枪

        数百名荷兰人黑压压地在黑暗中往前奔跑,他们只知道清溪镇东北方向有敌人炮兵阵地,只要冲入到炮兵阵地,消灭炮兵,就可以坚守到主力部队的到来。

        荷兰人埋头冲锋。可是冲锋的途中,温拿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在距离扶桑人炮兵阵地还有六百米,温拿突然猛地一拍脑袋,对面不是扶桑人,如果是扶桑人,不可能任由步兵发起进攻,而不会不用步枪阻挡荷兰军队的进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他却又想不起来,对面是哪一支部队?

        因为他首先就否认明军,在他印象中,明军火器最厉害的也就是郑芝龙部,要不是去年送给郑芝龙红衣大炮和老旧的火枪,郑芝龙部队还是三流水平。

        虽然部队还在冲锋,可温拿脑海里却浮现出对面敌人,很有可能是法兰西,又或是西班牙人,更有可能是英伦人,虽然英伦人被明军打的元气大伤,可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英伦人还是有实力在惠州府骚扰作战。

        就在温拿脑海混乱时,突然响起一阵杀喊声,是徐升率领两千名明军,将士扛着各式各样武器,猛地冲向正在冲锋的荷兰军队。

        荷兰军队只有四百余人,远不是明军对手,在一开始的交战中,被明军一个冲锋损失少部分兵马。

        随后荷兰人一边开枪一边格斗,往往是开出一枪后,被成群明军冲上来用长枪捅死。

        虽然明军取得些战果,可损失也很大,杀死数十个荷兰兵,也损失百余人,最后竟然被荷兰人在正面组成数个步兵阵地。

        每五六十人结成一个圆圈,用步枪不停地对迎面冲上来的明军开火,明军数次冲锋都被打退,徐升被迫率领部队撤下去。

        刚一撤退,荷兰兵马就迸发出兴奋嘶吼声,可下一秒,又从天空中嗖嗖飞来十多枚炮弹,这是爱德蒙和武大翎使用后膛炮。,虎蹲炮对荷兰步兵阵地进行轰炸。

        虽然轰炸的准头仍然南辕北辙,但大部分荷兰兵被炮火袭击吓得两腿发软,温拿知道不停在这里停留,再不发起进攻,敌军炮火会再一次砸来。

        他在黑夜中撕声裂吼,命令部队继续发起进攻,荷兰将士也知道此时不发起进攻,下一轮炮火袭来,将会死伤更多人马。

        于是,荷兰兵又继续往前冲锋,往前冲数百米,又是一声锣响,徐升率领残余的明军将士,再一次从黑暗中杀来,这一次明军的进攻势头更猛,也知道怎么给荷兰人最大造成最大限度杀伤,在荷兰人结成方阵前,尽量和荷兰人贴身搏斗,不给荷兰喘歇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