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15斗画

        李麟继续写道,“写诗的有诗鬼李贺,而我这次遇上的是个画鬼无名氏……”

        “作画的人,李珪,已经被警方抓了,可以说正式结案了,但是,作为我这个守夜一门的警员,还有工作要做,就是去收尾,也就是抓住背后的那个画画的鬼物,鬼作画,也叫画魂,属于一种心怨很深的鬼,而且还是明朝的鬼,他临摹了几百年的唐伯虎的画,这功夫可真是厉害啊!”

        “哈哈,我希望,他除了画画,别的本事没有,要不然,我还真没有底,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出警,办这种邪乎事儿。”

        “我开着警车,亮着警灯,穿着警服,很快就到了,竹林村,这里是个产陶瓷的老工业区,很多的旧车间,货仓……”

        “很偏僻的角上,有个院子,大门口,长着一棵大杨树,真邪门啊,俗话说,门前不种呱嗒手,也叫前门不栽杨,这树,一到秋天,夜里,风一吹,哗啦啦的响,跟鬼招手似的出动静瘆煞人……”

        “蓝色的大铁门上斜贴着封条,上着锁,我拿手指甲挑开封条,掏出钥匙串,这种老式的铁将军,挂锁,我几下就投络开了……”

        “这个货仓,足有十几间房子那么大,拉着卷帘门,我继续开锁,十字锁,有点难度,可也难不倒我这人民警察,因为有困难,找警察,哈哈……我进了门……我擦!太特么‘油菜’了,真‘菜’啊!……整个屋,就是一个巨大的创作间,一个超级大画室……宽大的沙发,对开门的冰箱,酒水饮料柜,地毯,坐垫,画架,画板,超大超宽的实木画桌……各种颜料,油彩,墨盒,砚台,狼毫,羊毫,朱砂,蓝靛,古宣纸……甚至还有一个专门洗笔的池子……乖乖……这个工作室,也太正规,太豪了!看来画画的,真挣不少钱啊,尤其搞仿古的……”

        “我拉开冰箱,拧开了瓶芬达,摊坐在沙发上,伸直了腿……这头等舱,皮沙发,真软和,十几万钱,我这小警察,直接买不起,都怕坐坏了赔不起啊!”

        “我一边灌着饮料,一边背手逛着,看着……最里边,有道门挂着把锁……我一下子推开……里头机器开启,灯也亮了……整整一屋子的画作,一直摞着,顶到屋顶上……这特么的一屋子唐伯虎啊,这得值多少钱啊?!”

        “突然,我眼看着这些画,一下子萎了,缩了,变模糊了……我明白了……这是瞬间氧化,废掉了,就像丝绸类的出土文物,见风就化了……这样还好,要不这些画流入市场,一通倾销,唐伯虎还不变成了白菜价啊!”

        “我关了门,继续转悠,这屋里,冷嗖嗖的不舒服,温度显示十二度……我弹出一支烟,叼着,刚一打火机,一下子,抽烟的机器转开了……厉害啊!这还带感应恒温系统……我只好装回烟,手里玩着火机,靠点,等半夜来临……”

        “我一直坐到夜半,也没毛动静……我一拍脑袋,哎呀,我这披着全套的官服,这个辟邪,他也不敢出来啊!我赶紧脱了外套,摘了帽子,把领花帽徽盾牌全都遮住了……又过了一会儿,突然,我觉的一阵冷气沿着画桌,自中蔓延开来……”

        “笔架山上,一支狼毫,竟然立了起来,跟有人拿着一般……我擦,这不仅是个画鬼,还是个笔仙!”

        “我右手一个转,手上多了一把金色小刀,防备着……”

        “这时,一股镇凉的风,还有一道诡异的颤音,‘官爷,老朽是个文人,动不得刀。’”

        “我说,‘你不会是让我跟你比画画吧?’”

        “那个虚影,‘正有此意,不愧是官家,甚是聪慧!’”

        “擦,老子本来就不笨,用不着鬼夸我!本名捕也是正规学院毕业,侧写,速描,也曾练过,来吧,正好对口!”

        “一张宣纸,飘悠悠的,落下……桌子上,一卷白纸铺开,狼毫悬空开始落笔……”

        “我捧着纸,拿着笔,画什么好呢?有了,就画他们了!”

        “我想好,也开始起笔了……我和这个鬼,属于文斗,也叫斗画!”

        “我画的很快,寥寥数笔,就画好了,就差最后点睛一笔!”

        “那个画鬼,也真是厉害,竟然画了一幅长卷,万里河山图,蓝山怪石飞瀑虬松竖柏凉亭人家小小人,真细致真全乎!”

        “那鬼瞬息间,犹如残影,大小中,十几支笔,不停的悬空起落,着墨,进色,渲染……特么的,跟台写真机似的快!”

        “尤其最后一笔,竟然画完,似乎是一抛,夹到耳朵上,对着画面一口气吹起……这简直是星爷的唐伯虎造型啊!”

        “我撇嘴一笑,呵呵,老鬼,我怕你不敢看我的画!”

        “哼,老朽数百年了,鬼都做了,还怕你?!”

        “好,好!我谁都不服,就扶你!你可千万别后悔!”

        “我老人家图画百年,行笔无悔,点墨成金!”

        “好,那就满足你!我下笔,迅急点了两点……随着一下翻开……一条五爪墨龙呼之欲出,还有一尊闭眼罗汉盘坐其上!”

        “啊,小辈,你使诈……”

        “哈哈,我是华捕,你是走鬼,好走不送!”

        “我眼看着一道墨迹被吸入画里,消失不见!”

        “我把那支狼毫收起,还有那长卷也卷好,这两件带有邪灵气息,普通人家压不住,我得带走收押!”

        “我刚刚画龙这一手,叫做麟化龙,属于我的独门绝技,我知道有个比我还厉害的,他能画出罗汉睁眼,那种法力,只怕这鬼被一眼就瞪的灰飞烟灭了,我的麟龙好善不杀,顶多把鬼困在画里,图画为牢,没那么凶悍。”

        “我解决了这里,屋里瞬间回温了,因为阴气退去,人气上来了……”

        我一口气看完李麟的故事,“啧啧,挺好的,有机会认认人,能学不少货啊!”

        “滴滴”,我的手机一震,有人加我,“我是试睡师王虎,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