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29步坦组队

        我看完了资料,看着魏主官,说,“我们可以试试,但不能保证,因为,都过了这好几天,尤其是野外……”

        李麟点点头,“对,你们的人,我们尽量找着,活着的概率不好说,另外,我们还需要你们提供装备……”

        杨副官插话道,“只是,这次进山,我们这边只能提供老式装备……”

        王虎一撇嘴,“明白了,我们属于非正常不公开的任务,属于私人行动,你们想的挺明白啊!”

        胡小新胡胖子指着封他的刀的箱子,“无所谓啦,我只要我的刀,再就是多来两把刺,匕首,砍,足够了!”

        商量完了细节,谈好了条件,我们跟着这些军官们,来到一个门前……

        一个守卫,笔直的站着,看着铁门……

        这是军械库的看门的。

        随着他的领导发话,他立马一个转身,敲门……

        铁门从里头打开……

        里面还有一个守卫在看着……

        随着钥匙转动,二道铁栅门开开……

        一排排的铁架,装备,枪油的味道,扑面而来……

        魏主官一摆手,“这些,你们随便用……”

        我看着这些老式装备,呲呲牙,“老枪,老雷子,老刀……”

        李麟也看的有点倒牙,“56半,79微,81杠,54,64……都是些老大爷级的啊!”

        王虎走上前,挑了杆老枪,“唉,有枪总比没有强了!”

        胡胖子则抄刀在手,当空一挥,“这把黑背开山,我喜欢!”

        胡胖子作为屠门一族,从古代传下来,最擅长的就是刀法。

        我走到铺着绿帆布的桌前,鬼手一出,秒间,上百支长枪短火,分解成了零件……

        我回头跟王虎他们说,“每个人,自己选配件,组两杆最好的枪,剩下的交给我!”

        李麟扒拉着枪件,熟练的组合……

        胡胖子一幅无所谓的,“顺便帮我弄一条就好。”

        几分钟,所有人都选好组装完了,我点点头,“我来恢复出厂设置!”

        我施展开鬼手,双臂,瞬间化作一片虚影……

        “好了?!”

        “一分钟!组上百条枪!!“

        “这手速怎么练的?!”

        “这还是人手吗?!”

        “这是法术吧!!”

        一屋子官兵都看傻了,只剩下赞叹!

        李麟冲我一比手,“高!你这手玩的真高!!”

        王虎也看出来了,他贴着我耳边,低声道,“你是故意的显摆啊!”

        我微微一笑,“出来玩,到外地,没两下,会让人瞧不起啊!”

        这世界,到哪里都一样,都是喜欢强者说话,弱者闭嘴!

        到那都是,外地人不好混,当地的都有天生的地主意识,很有优越感,排外,是一种天性,一种自保意识,军方也不例外!

        一出手震住全场,会少很多麻烦,会有很多方便。

        我们在一群人的注视下,走进山里,开始了这次南山之行……

        刚刚还是晴天,如今竟然云遮上来了,滴滴的雨点,山里开始起雾……

        山中有四季,山下山上各不同。

        我一下放出战坦,这个环境,适合山体作战,步坦协同。

        特五九车魂,打头,李麟居后,我二,王虎断后,胡胖子跟随……

        我们都弯着腰,不紧不慢的,匀速推进……

        营房,大屏上,我们四个人的动作,队形,变换,清晰可见……

        魏主官紧握着拳头,“看着挺专业,希望他们能行吧!”

        杨副皱着眉头,指着画面,“他们的横向间距,很奇怪,这个距离……我好熟悉……”

        小周在他的电脑上“吧啦吧啦”一顿计算,“那个空挡3.4米左右,像是一台坦克的身宽……”

        杨副一拍桌子,“我明白了,这是步坦组队……问题是坦克呢?这山路,坡度,咋通过啊?”

        小文指着屏上,“快看,到了位置了……”

        突然画面一阵发黑,再次正常了……

        “人呢?怎么都没影了?!”

        这里在发愣,我们却遇上事了!

        迷雾,雨滴,山林,血的腥味……

        李麟一握拳,“大家注意,随时可以开火,这地方有古怪!”

        我据枪瞄着,“准备,十二点方向,集火,干!!”

        战坦开炮,三枝56半也瞬间打光一个夹子!

        “咔哒”,空夹落地,第二个装上……

        我们三个举着枪,警惕的瞄着前面,犹如固定的塑像,静止了……

        前面的黑影,没有声音,死一般的静……

        胡胖子挪了一下脚,“咔吧”,枯枝被踩断了……

        我提着枪走上去,“这是什么鬼?”

        李麟也跟上,看着一地的人体残片,“麻的,这是死士,尸兵!”

        王虎一脚踩住一根断臂,“亢亢”,又补了两响,“这断臂,它还想要跑!”

        我扬扬头,看看墨黑的云,“我们这是遇上阵法了……”

        胡胖子拽出他家传的屠刀,“这是南疆传说中的傀儡术,控尸术?!”

        王虎的脸很严肃,“这个比巫屠,赶尸术,还厉害,幕后的人,都不知藏在哪呢!”

        “遥控尸兵,怪不得,也就是咱们,别人怕是对上又得困死了!”

        我们继续往上,坦克轰,枪打,子弹打光了,枪也弃了,终于走近了……

        一个山凹里,我们看见五个人,应该是我们找的人,他们躺着,生死不知……

        一阵“沙沙”,迷雾中,四具尸兵从竹林里窜出来……

        这四具黝黑丑陋的尸体,像是蹩脚的裁缝给缝合的,很强壮,自带煞气!

        “麻比的,这玩意真邪乎!”

        “艹,一人一个,废了它再说!”

        “这个最粗的,算我的,我好久没劈人了!!”

        “跟鬼废啥话,干就完了!”

        我们四个,“嗷”的,一嗓子,就冲上去了……

        我“嘭嘭嘭嘭”,鬼手一开,就打出一百拳,直接把那个尸兵给砸的矮了半截。

        胡胖子最离谱,手中的刀,一挥,一道亮光,刀气落处,那个尸兵给劈成两半,打我的视角来看,胡胖子似乎有点强迫症,因为那刀口太齐了,还有开成的两半,几乎尺寸大小都一样,简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左右相等对称!

        李麟这次没用折纸术,竟然打出八卦掌,对着那尸怪,一通拍!

        王虎也露了真相,一身腿法,犹如鬼脚七,脚脚直击要害,全是杀招!

        我们三个打完,胡胖子补刀,四个尸兵,直接给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