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30屠刀

        胡胖子手持双刀,跟个屠户似的,砍,剁,削,切,刀法娴熟,游刃有余……

        其中一把,是把钢制的,雪亮雪亮的,一尺来长的,刀尖锋利,木制的握把,由于年代久远,使用的频繁,木纹里都渗透了血色,这种家传的杀猪刀,杀生刀,也叫屠刀,属于绝对的凶器,它自带的那种镇压,杀气,普通的鬼物,别说靠近,闻味都得逃的远远的!

        而他左手那把刀,则是黑色的,极其厚重,所谓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就是指的它吧!

        此刀,那种浓郁的远古气息,那种视天下生物如猪狗的霸道杀气,看一眼都觉得胆寒,这种万年寒铁为材,弑杀过远古凶兽,斩过蛟龙,流传下来的古猎,万兽屠,简直就是一件神兵宝物!

        屠门中人,又叫猎者,这个古老的门派,自远古就有了,非猛者不杀,非强者不为,他们的传承,一种属于师承,一种属于家传,拜入门下的,都会有一把刀,材质因人而异,可以是铁,可以是铜,也可以是银刀,玉刀金刀之类的仪刀,这种属于炼气不炼形,善于刀气杀伐,刀客,刀侠,多属于此类!

        而家传的门徒,嫡传子弟,则会有两把刀,一口杀生,一口镇宅,而镇宅的刀,皆为老刀,所以,这一派,也叫古刀门!

        胡小新,这个小胖子,别看其貌不扬,一脸欢喜肉,却真真正正的属于刀n代,天生的屠者,光凭那口千年的古刃,那内含的威压,冲杀之气,足可以百鬼回避,诛邪驱魔!

        胡胖子提着刀,跟着那截蠕动的尸身,“都跟上,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邪性……”

        王虎追上来,“我俩过去摸了,那五个人,还有救……”

        李麟叹道,“他们这很行了!跟这种杀不死的傀儡斗了这么多天,普通人一天也撑不住!”

        我点点头,“这个山凹,常年不见阳光,这种阴地,最适合埋伏,摆阴煞阵,一般人,不用说斗了,来了就输了一半了!”

        我们跟着那活尸三拐两拐,穿越荒草乱石……

        “别跟了,看前面……”

        “是界碑!”

        “不能过了,别踩线外了!”

        界外,绿草中,两个人,一身黑衣,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

        他们冲我们冷冷的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南越控魂师?!”

        “那半截玩意被他们收走了……”

        我拍拍手,“行了,到此为止吧,咱们过不了界,他走了正好!”

        “这里有没人,咱过去了能咋的!”

        “呵呵,那可不行,我可不想非法闯入,偷越国境线。”

        胡胖子正在界碑那里,玩“荒唐镜”,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蹦跳跳的,“我过来了,我又出来了,你有本事打我呀,哈哈……”

        王虎摸着下巴笑了,“胖子,你多次越过国境,已经违法了,我可以举报你,领奖金的!”

        胡胖子乐了,“我有证,我可以补签落地签,罚款就罚款,花俩钱乐呵乐呵也不错……”

        “走了,别玩了,我都快累死了……”

        “嗯,快点打电话吧,这里已经破了,没有磁场干扰了。”

        回到山凹,王虎,李麟,提着袋子,装起那些尸块……

        这些残体,远离了施法者,已经不在蠕动了,只是腥臭味很浓……

        没被胡胖子的古刀砍过的,有些发生了聚合,只是时间太短,大的组不成堆……

        胡胖子指着他的古刀,“我的刀,可以搅碎恶灵,诛灭一切邪!”

        我点头赞道,“还是你行啊,放着家业不做,却开个小饭店,真是深藏功与名,大隐于市啊!”

        “呵呵,现在信佛的多,求财的多,像我这种杀生道,没人学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当邪魔出世,又有谁来保护这人间繁华?所以,有的人,注定了一生带刀,身背杀业,也要道法相传!”

        “嗯,兵家,机关门,现在都混的不错……”

        “那是!六扇门,法家,算师,官道,商道,都挺行的!”

        “一样,盗门,千门,燕子门,花门也都冒头了……”

        我们坐在山石上,看着远山,聊着,等着……

        一架直升机,飞近了……

        顺着索具,我们被接上了机,返回……

        到了营地,交还装备,那些尸块,也交给有关的人,处理掉,琐琐碎碎的交接,收尾,商议,连续几天,终于搞定。

        我们跟老魏他们告别,开车回家……

        杨副扶着树又吐了,“艹,这几个家伙,太能灌了,我这老酒家真服了他们了……”

        老魏也摸着撑起的肚子,“咱俩号称千杯不醉,也就是说说,人家是真能做到啊!”

        小文笑的一脸的酒红,“咱们一营的人,都喝不过他们,这个真没法比啊!”

        小周摇摇晃晃的,“哎呀,人家都是修道的人,开挂了,咱们可是真本事,输了也不亏……”

        我们四个,其实也没好多少,只是我们做弊了,我的化酒丹,储酒沉香,自不必说,而王虎的鲸吞,李麟的纸无量,胡胖子的古刀饮,全是各人的绝艺。

        王虎的鲸吞,只要张口一吸,一瓶酒就一滴不剩,然后,他会上厕所,或者找没人处,一个喷射,就跟鲸喷一样,一道水流,全都排出……

        李麟的纸无量,就是一个纸杯,永远是一杯,他永远是陪一口……

        胡胖子的古刀饮,不如说是万年的刀魂,有它护体,自古以来,祭刀的,不是酒,就是血,刀怎么会醉啊!

        我们四个,只有王虎的术法,有点受伤,那酒从身体里过一遍,真不好受啊!

        王虎打着嗝,“呃,我得逮一个酒鬼,帮我喝,这个酒,我是喝够了……”

        李麟乐了,“呵呵,也行……吴夜的化酒丹,你问问他,应该不是只有一颗吧……”

        “那丹,也属于仙丹,不好淘换……”

        “不行我给叠个纸杯,二斤白的量,可以了,只是有时间限制,一个杯子,顶半小时就失灵了……”

        “那你给我叠上一套,五十个呗……”

        “艹,加钱啊!”

        “命有,没钱!”

        “那算了,不伺候了,不拉你了,你下步走还凉快……”

        “行了,看路,吴夜的车都拐弯了,快加油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