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4夜蝶,尸秀

        在班的岗,按照规定是不允许抽烟的,凡事都有例外,我们值夜的,都是偷着吸,只要在超过门外三米的距离,背对着监控死角,小心别被大领导抓了现,其余的,包括看监控的,甚至巡夜队长,都是装看不见的,因为夜很难熬。

        台阶上,我和骷髅老鬼,默默的享受着夜色,还有这唇间的烟火气……

        骷髅贪婪的一口闷了大半截,浑身四下的冒烟出气,他喃喃自语,“人间最美的,就是烟火气,我好久没有试过了……”

        我问他,“你有多久了没吸烟了?”

        骷髅想了想,“……应该快两百年了吧……唉,这残忍的时间!”

        我点点头,“是啊,这世上,最无穷最无情的就是时间,它夺走我们的热爱,冷了我们的心,凉了我们的血,还掩埋了我们,到最后,我们都尸骨无存,变成了渣渣,尘烟……只有你,是幸运的,化为白骨,穿越数百年……”

        骷髅一呲牙,“嘎嘎,我也是不幸的,所有的繁华都是背景,我的孤独一直都在,上面发话,建国不能成精,我这幅白骨,成不了精,也就化不了仙,只能这样了……”

        我说,“是啊,官家的封印,可以成精的,现在就两……”

        骷髅一偏头,奇道,“那两个,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一个是莲花味精,一个太太乐鸡精,还有浓汤宝的蘑菇精……”

        “嘎嘎嘎嘎”,骷髅头一阵乐,骨节也跟着抖上了……

        我转过头,“我要是你,闷在这里几十年,还不如死了痛快,真是太寂寞,太孤独了!你想不想出去看看,见见现在的社会啊?”

        骷髅扭扭头,“闷也得熬着,人生就是这样,鬼也一样,不是你说想不干就不干的!说走就走,只能是说说!诗和远方,很贵,一般人,玩不起啊!我也想出去看看,可惜,我走不开啊……这些都是封印我的!”

        我看着他指着的金字,明白了,学校门口那金光闪闪的大字,还有把门的石兽,石鼓,对鬼来说,就是一种镇压,辟邪的神物!

        怪不得,店铺,宅院,银行,都是金字招牌,瑞兽看门,这些老辈传下来的讲究,说法,都是有他的道理,不仅美观,还很有用的!

        我低头想了想,“没事,我可以通过大手印,把你缩小,装到茶叶盒子里,带你出去,只是,你的阴气会有损伤……”

        骷髅晃晃他的骷髅头,“无所谓,我现在最想的就是去吃一顿人间的大餐,小二百年,都没吃饭了,真的好想啊!”

        我摇摇头,感叹,“我一顿不吃都想的不行,别说二百年了,你老人家,是真能忍啊!”

        “嘎嘎,不忍我也不能自杀啊,死了,又不能重活……行了,我得回去了,后面的‘人’,还都等着晒月光呢!”

        我一转头,骷髅已消散无踪……

        我又坐回去,我要继续守着夜,看着我的门……

        静静的走廊,一阵阴风,无数的夜蝶,翩翩起舞……

        王蝶,蓝蝶,黑蝶,粉蝶,赤蝶,菜花蝶,枯叶蝶,鬼面蝶……上百只蝶舞,只有这今夜的月光!

        我看着这些美丽的精灵,这些蝶类的标本,越是美丽的,越容易被捕捉,杀掉,封存——活的蝴蝶,被钉死在白色纸板上,只为了吸引观赏的目光,这是他们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

        这些鬼蝶,在月光下转圈起舞,庆贺,还是痛诉,我没有凑前,也不得而知……

        突然,一股浓浓的双氧水,医院熟悉的来苏尔的味道,很冲,猛烈的袭来……

        我知道,又有猛“人”上场了!

        福尔马林的浸透过,湿哒哒的“人”,足有十二个,像极了十二门徒。

        后来我知道,走廊里,有间房子,里头像是个澡堂子,里面灌满了福尔马林防腐液,十几具尸体,就泡在那水里,像极了那些什么人参药酒,海龙海马,三鞭,枸杞,肉苁蓉,豹骨蛇酒!

        只是,这里头的药材,是完整的人体,不是胚胎!

        十二个“人”,有男有女,都是一条浴巾遮住隐私部位,湿乎乎,都有疤痕,有的敞着胸口,露出里头粉红的脏器;有的脑袋开开,露出里头的红白灰的组织;有的胳膊手的切口,露出里头的肌肉层,筋膜,腱鞘;有的是缝合的,蜈蚣似的肉线疤痕,蔓延到腹部,应该是做过大开膛的手术……

        这些尸源,不是无名氏,就是死刑犯,他们就是教具教材,给学生们做实验,做拆装、手术,练手,练胆,练技术用的。

        一对一的,拿尸体解剖,练习的,那都是导师的门徒,最好的弟子才有的待遇。

        普通的学员,十几人,三十几个人,围观一具尸体,那是最正常不过了!

        一节课,四十来分钟,三十几个学生,能分到几分钟的时间,亲手接触尸体,就很不错了!

        而且,这些还是要收费的!什么材料费,工具费……都不便宜!

        尸体的购买,维护,保存,都是很多很多的钱。

        如果你遇到医学专业的女孩,千万别小看她,因为她不仅给尸体洗过澡,甚至还把人体器官,男女的构造,都摸透了,她对你好,对你说,她怕黑,她胆子小,那都是骗人的!

        你也千万别惹医学院的女人,因为,人的要害,动脉,死穴,心脏位置,她一清二楚,她想要杀你,只要小刀一划,你可能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其中的两具尸体,我有印象,他们为了他们的爱情,合伙杀人,还抛尸下水道!

        那个被杀的,就是女的男的,只是,那男的没有一个为他拼命的武松样的弟弟,这就是现实,西门大官人干了武大,得到小潘,快活了一阵子,被警方逮了,判了死,然后,害惨了三个家,就被抛弃到这里,死了,也要为犯的错赎罪。

        尸体在月下转着圈,像是放风的囚犯,而我像极了狱警,如此而已。

        中控室的,各个岗的,已然都偷着打盹,而我却睡意全无。

        我打开手机,一首夜曲,如泣如诉……

        “夜漫漫,

        人憔悴,

        西风漫卷,

        花枝残,

        是谁,为了你,

        独坐愁城,

        长夜,

        水冷,

        白衣胜雪,

        发丝纠缠,

        明月,

        远山,

        寒星几点,

        笛声幽幽……”

        古琴,笛子,琵琶,鼓声,一首古夜,撩拨着心弦,久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