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6夜晚有鬼不寂寞

        熬到了点,我把对讲和手电交到中控统一充上电,又跟接班的同事做好交接事宜,然后齐着列队,随着陈队的口令,“立正,稍息,解散”,我也算完成了第一班岗,彻底下了夜班。

        他们七八个作为一个小团体,一块裹合着,去聚餐,吃早饭,而我作为新来的,妥妥的圈外人士,也没人多句嘴,约我一下要不要一起吃饭,只有陈队客气了一下,我肯定不能傻傻的跟着去,只好打着哈欠,“哎呀,困死我了,眼都糊的睁不开了,我还是回去趴下卧倒睡觉了,再说还能省一顿饭呢,呵呵!”

        陈队他们“轰”的一下子散了,就跟被蜂子蛰着后腚一样,窜的可快了,人啊,回家的心,总是如此的急切,如此的速度!

        我骑着电动,慢悠悠的溜下坡,一只手给那个叫雅萍的女生发了个图,“手链在我的岗上,你问我白班同事要吧,我下夜班了!”

        那边秒回了我一个“欧凯”的手势,我笑笑,揣起手机,开始提速,这迷人的早晨,这微凉的风,爽的很!

        当我一觉醒来,已是过午,我随便弄了点吃的,填了个半饱,又躺床上继续仰着靠点……

        就这样,半睡不醒的,我挪活到五点多,六点的班,又该走了!

        提前五分钟,我到了学院,先去中控拿了对讲手电,再就是列队点名,分班。

        果不其然,我还是继续看南楼的岗。

        我无所谓的“呵呵”了,好的岗,抢着上,难坐的岗,谁也不看不上!

        我到了南楼跟白班接上,他看见我来了,点点头,话都懒的说,就麻利的撤了。

        我放下茶叶盒子,水杯啥的,拉开抽屉一看,那手链还在那趴合着。

        我合上桌子,坐下,开始上班……

        等到九点快十点,那女生来了,手里还拎着半边大西瓜。

        我一愣,“你不累啊,多勒手啊,弄个瓜?”

        女生放下瓜笑了,“给你的,谢谢你帮我找着手链……”

        “哎呀,太客气了,我这上班吃瓜,不太好看……”

        我一回头,急忙拿出手链,拉着女生就推着她出了南楼的门口。

        女生子一跺脚,“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说话啊!”

        我挠挠头,“那啊,这样吧,等我白天休息,我请你吃饭……我……我领导们来了!”

        她探头四下看了看,“那有人啊,你看花了吧!”

        我拍拍她的秀肩,“听男人话的女生最美了!”

        她“咯咯咯”的笑了,冲我挥手拜拜,这才扭头走远了。

        我回到楼内,“我ca!你们是不是几百年没吃过瓜啊?这么狠?就剩下瓜皮了!”

        骷髅,“嘎嘎”的笑了,那干尸,也舒开了他的满脸褶子,“真是几百年没吃过瓜了……真甜啊……真是满满的水啊!”

        这瓜在别人看来,几乎没有动样,只是少了鲜气,有些萎靡发蔫了!

        但在我眼里,这瓜生机全无,灰灰的,仿佛枯萎了很久了!

        骷髅,凑过来,“白送的供养,还是童女切的瓜,我不吃不是傻了吗?!”

        那老干尸也哼了一声,“本仙吃就吃了,你待怎样?”

        我冲他比比大拇指,“我ca,老大,你偷吃还有理了,厉害了我的爷哎!”

        骷髅乐了,“这样吧,我吃了你的,可以帮你做件事,怎么样?”

        “真的?这么好!什么事都能做吗?”

        老千尸背着细手,“当然了,违背天意,天理,坏事,我是不会做的!”

        我一愣,“那么帮我打架出头,总可以了吧?”

        骷髅转转它的骷髅头,“你看我这么瘦,当打手,也不像样啊!”

        我“切,我就是说说,你们俩大老,光吓人也吓死一大片,还用出手了!再说,轮到你们出手的事,那我得惹了多大的祸啊!我像是惹事的那种货吗?!”

        老千尸踱踱步,转了个圈,“本仙从不欠别人的,我吃了你的,我记下了,早晚还你!”

        骷髅也“嘎嘎”一抬他的骨棒,“这世上,没有白吃的东西,免费的,都是最贵的!”

        老千尸点点头,“情义最难还……”

        我乐了,“那你们还我个瓜吧!”

        两老鬼冲我一瞪眼,“我不缺肉和骨,就是没有大瓜!”

        “呵呵,我跟你们说着玩的……没事,会玩牌不?”

        我掏出一副扑克,“三个人比大小,你们赢了,我请吃饭……”

        “你赢了,咋办?”

        “不咋办,你们又没钱又没吃的!”

        “我有骨头,我可以折了输给你!”

        我连忙摆手,“我弄鬼骨干啥用啊?我又不车珠子做手串!”

        骷髅“卡啦”一歪头,“我的骨,可是宝,你带着身上,遇上事了,遭了难了,可以抵灾,也可以召唤我的本神,用处大了!”

        我摸摸头,“这么厉害,好神奇啊!我想想……还是算了吧,你们作为学院的财产,万一少了一点,我这看着门的,说不清楚!”

        骷髅说,“这好办,到时,我给你证明不就可以了!”

        我愣了,“你现身说法,还是算了吧,那得迷死多少人啊,想想就疯了!!”

        老千尸一撇嘴,“我们没那么傻,也没那么疯,我们自有办法!”

        我低头一想,明白了,“对啊,你们可以入梦,可以进入人的梦境,是这样吧?!”

        骷髅“咔”的一掰自己的脖子,“你还不算傻,还有点脑子!”

        老千尸一点扑克,“别啰啰,再对活嘴,瞎滴滴,天都亮了,赶紧发牌吧!”

        我冲着老千尸一拱手,“老爷爷,你都几百岁了,这火气还这么老大,修养的有点欠啊!”

        老千尸冲着我一棱眼珠子,“孩孩,有脾气就有活路,没脾气的都是窝囊废!”

        骷髅冲着老千尸一歪头,“气大伤身,你还是稳当点儿吧!”

        我点出一张牌,“我知道了,我猜,上上辈子,干巴大爷爷,你肯定是气死的,骨头二爷爷,你是乐死的……”

        老千尸“嘭的”使劲一戳手杖,“我现在是你个孩孩给磨叽死的!你发个牌,跟小脚老娘娘似的那个挪顾拉磨法,忒慢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