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学

首页 我是一个守夜的
字:
关灯 护眼

7鬼食

        俗话说得好,“这货,鬼灵精!”

        “这孩子,鬼机灵!”

        “这小鬼,贼鬼溜滑的!”

        “这杭子,一肚子鬼点子!”

        “这老家伙,老鬼了!”

        “这熊玩意,鬼心眼忒多!”

        由此可见,鬼,这种东西有难对付吧!

        而我,这个二傻子似的,还他马的跟鬼玩牌论输赢,这不摆明了就是送礼送好处啊!

        别急,我,吴夜,也不是一般人,我的阴阳手一动,速度贼快!

        我左手“刷刷刷”,一阵风似的点牌,发牌,假洗,插花,移形换位,一指偷牌,暗记落焊……各种的赌术手法,千牌的门道,我玩的很溜!

        老干尸一把摁住我出牌的手,“孩孩,你玩的也太脏了,你摆明了耍诈,糊弄鬼啊?!”

        骷髅也摔牌不干了,“就是,你个孩子,手上的活,忒多,牌上,你都点汗留了脏,大牌,你反着都认识……还有,你的插花手,假洗,假切……你玩的简直比鬼还鬼!”

        这里解释一下,我这左阴手,也叫鬼手,拼的就是速度,而我这一门,阴阳手,不能赌钱,所以我,空有一身好手段,无处可用,只好每天的练习各种手法,玩牌,玩刀,我的五个指头,能同时活动,各玩各的!

        尤其玩牌的手法,我可以,随便,一指,只要触及牌面,就可以给偷换了!

        落焊,就更简单了,我的手指甲,一划,就给牌上做了记号,像那些大牌,不用翻牌,我就认识牌了!

        移形换位,就是切牌,出牌的一瞬,我把我需要的牌,换了位置。

        假洗,假切,就是看着我玩的挺溜,来回的,其实只有手动,牌还是原样没动,或者转了一圈又回位了。

        我挠挠头,“这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像你们,天生的鬼手,鬼眼,这牌在这里,根本就是明牌!我不用手法,不使手段,我一把也别想赢!”

        老干尸摸摸嘴,略一思忖,“那这样,我们都不用术法,全凭感觉玩真的!”

        骷髅提议道,“我们都背过身,蒙住眼,只赌运气!”

        我说,“这还差不多,那行,前面的不算,从下把牌开始!”

        我数了三十根火柴棒,作为筹码,一家十根,分开。

        我蒙着眼洗牌,发牌。

        开牌,我们三个同时睁眼,看牌,比牌。

        这一下就开始了拉锯,输赢,每家都各占五成,玩到十二点,我输了两把,他们一家赢了我一把。

        我看了看腕表,“换班的快了,我也该去吃饭了,等回来继续啊!”

        老干尸一下蹦过来,“正好带我出去吃饭,我赢了你!”

        骷髅也是“嘎嘎”的乱响,“对,输了请吃饭!”

        我看看我的右手,“我的大手印,打鬼可很疼的,你们不怕死吗?”

        “废话,我都死的成了鬼,还怕啥死!”

        “是啊,我本来就是个鬼,还有啥怕的!”

        我乐了,一拱手,“真爷们!真够猛的!那我来,试试,谁头铁,谁先来?”

        老干尸一弓背,“我年纪大,我来!”

        骷髅不干了,“人间,是尊老爱幼,鬼,应该是,谁年小,谁先来!”

        老干尸一扬巴掌,“再多说一句,我真呼你!”

        骷髅跳着一躲,指着我,呲牙道,“老鬼,你也就欺负我,有本事呼他?!”

        我直接扬起右手,“还是我先呼你们吧!”

        “啪”,我一下拍到老干尸的脊梁,他一下缩了一块!

        这右手为阳,俗称火掌,这是纯阳气,普通的鬼,挨上,就得打成了小鬼、迷你版的!

        可这老干尸也太能扛了,我连续拍了他十几下,他才缩了不到一半大小!

        我看看我的一斤装的日照绿的茶叶盒子,这么老大的鬼,怎么能装进去啊!

        我又拍了骷髅,他也一样,最多缩了一半,我的手,都快肿的没感觉了!

        我一下明白了,“你们在这里献身教育,沾了不少学生气,人气,福报,你们应该不是纯粹的鬼了,应该是鬼仙才对了,所以我的手法,不大管用了……”

        “那咋办,我们正大光明的走出去吃饭啊?!”

        “那把门的神兽,还有金光大字,我们能扛住镇压了吗?”

        这时,对讲一阵电流,“南楼,你到点吃饭,今晚少个人,没法替你了!”

        我收到信,“走了,我锁了门!”

        我骑上电动,“来吧,筐里蹲一个,后座上一个,咱出街吃饭了!”

        两个鬼,一下压到我的小车上,我一下就走不动了!

        “等等,上去坡,你们再上来,这一下就压到底底了!”

        到了门口,守门的保安凑过来,“你带的啥,这么重,车带都压住了!”

        我一摊手,“我车可能扎了,慢跑气。”

        保安看看我也没带什么,就抬杆放行了。

        两个鬼很安静,趴着装好人。

        把门的石兽,金字招牌,一阵风吹……

        我对着他们一拱手,“我不是偷他们回家去,我吃完饭马上回来。”

        那神兽摇摇尾巴,“没有红烧肉,我一个鬼也不放呢!”

        我乐了,“好说,我回来绝对给你带好吃的,红烧肉,不敢保证,别的肉,应该有!”

        神兽得到答复,一闪回了位!

        金字幻化的金人,一下子围上了,“我们要洗澡,还要花花……”

        我忙说,“没问题,我回来亲自给你们刷洗,花,我去先采……”

        金光退去,我骑车下坡……

        俩鬼,这也不哆嗦了,四只眼不够看了,一阵鬼泣似的叫唤,好悬没吓的我翻了车!

        “哎哎,你俩多大岁数了,还瞎咋呼,低调,懂不懂啊?”

        “我很低了,都没有飞。”

        “我第一次出门,没忍住……”

        我撇撇嘴,“少见多怪,跟山里出来的一样没见识!”

        我带着俩鬼,来到深夜食堂,“想吃好的没有,这里就些菜式……”

        我掏钱塞到钱箱里,“老板,三份,你看看……”

        奇怪的是,老板竟然站起来了,“你的朋友?他们很特别啊!”

        我一下恍然大悟,“你也能见鬼,看的见他们?!”

        老板点点头,“我也是个守夜的,要不然也不敢随便开个深夜食堂啊!”

        我冲他一拱手,“同道中人啊,那你忙,我进里间……”

        在修道人来说,他们讲究过午不食,而夜宵,晚饭属于鬼食,敬鬼的,尤其是深夜一餐!